台文戰線聯盟

〈大學生如何在小說徵文比賽中獲勝?〉講義

〈大學生如何在小說徵文比賽中獲勝?〉講義:

◎宋澤萊

第一篇:2022年台中科技大學小說獎評審感言

【題目】如何透過最快速的學習寫出一篇好小說?
──也談當前大專學生小說創作的困境在哪裡?

評審先來談談當今大學校園小說競賽中參賽者的困境,也就是先談談大家的限定與解決之道,再分篇來談談今年1、2名的作品,這樣方能有益於本屆的得獎者與未來想要參賽的人。

當今一般大學生小說參賽者的困境有二:

〈1〉沒有機會從事小說更高層次的學習:從一個常規的角度來說,小說技藝的學習和任何技藝的學習是一樣的。譬如說書法,我們不是先天就能寫出一手好字的。當我們想要參加書法比賽前,總得要學習柳公權或顏真卿之類有名書法家的字帖,通過努力地模仿,然後方能來到他們的書法高度,再來參賽,這樣就比較有勝算,否則就容易敗北;小說創作與參賽也是如此。我們怎樣方能寫出一篇傑出的小說呢?那就是努力學習,最快的方法是模仿!不是模仿那些默默無聞的作品,而是模仿那些有名的小說名家,尤其是那些被視為小說之王者的作品。就比如拿國外作家來說,就是模仿西洋作家莫泊桑、契訶夫、馬奎茲、以撒‧辛格、維吉尼亞•吳爾芙﹝Virginia Woolf﹞……的作品;東洋作家就是模仿芥川龍之介、夏目漱石……的作品;在國內,你就要模仿陳映真、黃春明、王禎和、張愛玲……的作品。一定要模仿一流的作家,二流的不要!你需要通過一段時間的模仿,當你有一天發現自己竟然能寫出彷彿他們那樣的作品,功力大概有他們的八成或九成左右,那麼你就成功了,從此以後,你會發現不論任何的比賽,你很容易獲獎,幾乎是無所不利了!那麼,要模仿他們甚麼樣的技巧呢?首先就是看名家們怎麼操作他們的語言,也就是怎麼敘述、怎麼描寫;再者看他們怎麼寫人物,也就是怎麼寫人物的穿著、面貌、言談以及個性;情節怎麼安排;結構怎麼設計;戲劇性怎麼表現;衝突性怎麼加強;結尾怎麼收拾……你要孜孜矻矻、鍥而不捨,終至於能寫出與他們一樣的小說,這樣你就成功了!

可惜,我們現在的大學生並沒有多少機會做這些基本的學習功夫,一來高中國文課本很少有小說的選文可讀,使得學生幾乎不知道甚麼是小說;二來在大學念書,也不知道國內外有哪些小說名家,甚至從來沒有看過他們的作品;三來很少有教授願意在大學開個小說寫作的課,以致無法學習到寫小說的技巧。一般有志於寫小說的同學可能看到網路上有人發表許多小說,卻不知道那是不夠格的小說,就以為小說可以隨便那樣寫,甚至以為漫畫的說故事方法與小說創作差不多,於是就憑自己的本能寫起來了,甚至參賽,在面對高手如雲的賽場時,終於嚐到到了敗北的滋味,感到非常沮喪,熱情就被澆滅,從此就停筆不寫了,這是多麼可惜!

〈2〉人生經驗還未來到見識大社會的階段:再從整個人生來看,大學生是一個尷尬的階段。因為在大學生以前,只是青少年階段,所累積的人生經驗有限;自我觀、人生觀、社會觀、宇宙觀都還不成熟,正處在學習階段,如果要更加廣闊、深入去建立這些,那就必然要等到大學畢業後,最少要到研究所的階段,才會比較成熟。因為就在大學畢業的那個時候,由於意識到自己不再是一個大學生,乃是大社會裡的一份子,這時就會驚見自己竟然來到了一個廣闊的人群裡,開始會從大社會、大宇宙的角度來照看一切,甚至能反思自己幼年或青少年的種種遭遇,頓覺自己人生遭遇的複雜、深闊無法一言而盡;不過這時已經畢業了,要參加大學小說比賽已經不可能了!因此,大學生在懵懂之中只能寫有限的親子之間問題﹝比如說寫小孩對父母或祖父母的反叛或順從﹞、校園裡同學之間的關係﹝比如說寫學校裡的霸凌事件﹞、自我的追尋﹝比如說探討真正的自我是甚麼﹞,有時也寫科幻小說或武俠小說或想像的愛情小說……等等,這真是一個困境!不過雖然如此,假如大學生能懂得小說的技巧,縱使人生經驗或視野有限,還是能把小說寫好,只是作品題材不像大學畢業後見識到社會那麼廣博、深刻罷了!

因此,今天評審不過份從參賽作品的內容如何地廣博或深刻來評判你的作品,而是側重你的技巧來進行評判。技巧好的,大概得分就高;技巧差的,就可能低分。評審要再度強調,技巧是可以學習的,那是你的天份與努力學習所獲得的成果,並不是僥倖的:

首先,第一名的作品叫做〈迷失遊樂園〉。這篇小書的內容是寫某個遊樂園,它有一個異常的功能,就是旅客去坐它的環繞列車、高聳飛車、旋轉木馬、摩天輪,在儀表上或該位旅客的腦波上就會出現非常困擾與痛苦的往事,甚至包括能讓人想要馬上自盡的往事。不過,奇妙的是,在旅途中,這些遊樂設施也會讓該位旅客得知另外一個美好的答案,終於解決了他劇烈的痛苦。所以這個遊樂園應該說是一個能治療心病的醫療樂園,而不是單使人驚魂的樂園。比如作者就寫有一個青年,當他剛去坐一列「夢想列車」時,就出現父親曾怒罵他想當一名記者的決心,父親用「喪心病狂」來罵記者,要這個青年放棄他未來的志業,當下他感到非常痛苦,無法釋懷。不過神奇的是,隨後這個列車帶他來到了一個溫柔的世界裡,叫他知道那是因為以前政治新星的祖父曾經被一個記者陷害而身敗名裂,終而一生借酒消愁,導致父親過著悲慘的童年,從此對記者有了不良的看法,終身痛恨著記者。由於了解這個原因,他頓然釋懷了,並決定將來若當記者,一定要改善不良的媒體環境,帶給社會公平正義。

這篇小說,共有四節,寫出四個人的苦惱,也解決了這四個人的苦惱。作者用了固定的結構,寫了四個故事,反映了不同人物的苦惱,內容非常豐富,其實他若寫10個故事都不嫌多,只會給讀者帶來益處,這是他在小說結構或形式上的勝利,為其他的小說所不及。另外他非常努力地探求許多人的困擾,顯示了作者對不幸的人們有廣大的寬容與諒解,同時提出了解決的辦法,是一篇非常正面而具有建設性的小說,這一點也是其他小說所不及。他獲獎是應該的!

第二名的小說叫做〈戒不掉的萬寶路〉。這篇小說寫一個落入黑社會的青年家豪的故事,他本來有一個結了婚的心愛妻子美惠。有一天,由於家豪碰撞了黑社會老大黑狗一批人的車子,遭到追殺。他雖然呼叫青梅竹馬的朋友子強來幫忙,可惜難敵對方人多,還威脅要殺子強,在不得已的狀況下,最後他被脅迫必須加入黑狗的黑社會幫派,從此他告別了友伴子強與心愛的妻子美惠。令人驚奇的是,家豪進入幫派後,居然非常聽話,被訓練成討債、討保護費的高手,甚至殺人的事也做。7年後,黑狗死了,他居然被這個黑社會的長老吉哥把他扶為該黑幫的老大,他來到衣食無缺的人生地步。某一天,解決了一件事情後,他搭上一輛抽著萬寶路香菸女司機的計程車,兩個人聊起來,由於他也抽萬寶路,兩個人聊得很起勁,最後兩人好像都想起了彼此是誰,原來這輛計程車的女司機就是心愛的美惠,但是美惠不與他相認,在家豪遞給她車錢後,迅述地離開了。他只能孤獨地回到兄弟們的老巢,隔天他就死了,被葬在一個無名的深山裡。究竟是被黑社會的人殺死或是自殺而死,作者並沒有明說。故事的結尾是美惠帶著子強去家豪的墳前祭拜,放上了一張他們三個人的舊照片。

這篇小說的敘述文字相當清晰流暢簡單,整個故事的經過留下許多的空缺,有待讀者們以想像來填充,只是對話比較僵硬,還需要改善。令人感到驚奇的是,作者在每段的前頭標明某年某月某日某時的時間,好像歷史大事記那種寫法,不是順時地放上去,有時跳回到過往,如此就使得他的小說變成順序與插序並用,有時寫現在,有時寫過去,變得很靈活。這是一種了不起的情節安排法,顯示了作者的匠心獨運,讓人覺得作者彷彿是寫小說的高手。這是以情節安排取勝的小說,巧妙的安排為其他小說所不及。另外,這不是一篇猛寫黑社會盲目亂砍的小說,有一半情節寫了家豪和妻子之間的美好愛情,雖然後來在不得已的狀況下雙方分開了,但是愛情仍然常存,使得小說變得很抒情,為讀者留下了深深的感嘆。要說這是一篇留有恨憾的愛情小說也說得過去,這是很了不起的優點,也是其他的小說所不及。他得獎也是應該的。

第二篇:2023年台中科技大學小說獎評審感言

【題目】如何運用形式使你的小說內容變成豐富無比?

前言:當你在社區裡看到一個頭髮雪白的老婦人正在陽光燦爛的庭院花影下,揮動銀針,仔細縫補著過世丈夫的老夾克;或者在黃昏輝煌的夾娃娃店裡,看到一個年輕爸爸已經夾取了許多小孩的小安全帽,但是他沒有離開,進入了完全忘我的境界,一直奮戰不懈,直到夜幕低垂。也許你略為知道他們身上有一個小故事使他們如此,你該如何擴大這些小故事,將它們寫成內容異常豐富的小說?底下就是講綱本文:

評審一直強調,大學生的社會經驗有限,因此在小說的內容上不能也不必與已經出社會的作家相比。寫小說的大學生不必硬把自己偽裝成人生老手,而是應該回過頭來仔細盤點自己從小到大的有限生活經驗,同時在技巧上推陳出新,以更加傑出的技巧來取勝才是正途。因為小說技巧是可以學習的,而大學生有的是時間,正好可以在技巧上大顯身手。

所謂「形式」就是指小說最明顯的外觀,它具有無比的重要性。有人說小說的內容可以決定形式,但是形式同樣能決定內容,而且形式可以像魔術師一樣「變出」內容。比如說,日本作家芥川龍之介有一篇非常有名的小說叫做〈竹藪中〉,電影叫做〈羅生門〉,他寫了一個日本武士陳屍於竹林中的故事,在案件披露後,京都的治安官員召集了七個相關人士加以訊問,包括最早發現屍體的樵夫、路過的僧侶、辦案的差人、被捕的強盜、懺悔的妻子、借靈媒之口出現的武士亡靈等等,每個人的證辭都深具說服力,頭頭是道,但是內容又相互矛盾,導致一個簡單的故事就變得異常豐富而詭譎,這就是形式決定了內容。好比說,我們每個大學生的成長過程中,一定看過自己家裡或其他人家的父母親吵架或打架的事件,這是平常事,原本可能不值得書寫。但是,只要你讓家庭裡的父親、母親、女兒、兒子、祖母、祖父、鄰居、里長都出場來談這場吵架或打架的事件經過和想法,每個人所說的故事都有所不同,那麼可能就會變成非常豐富的事件,甚至寫出了整個家族史或社區史。又比如說日記體的小說也是一種很好的小說形式,如果按日期先後順序排列,就變成順序的寫法;前後調換就變成倒敘的寫法;任意排列,就變成繁複的插敘寫法。又比如說一個嚴重的交通事件,結果就是死傷慘重,當中可能牽涉到5個人的疏忽,你把這5個人的整個邁向出事地點的行動過程仔細書寫,也可以成為一篇豐富的小說。比如說一個簡單的幫派糾紛,可能造成5個人嚴重的後果,你把5個不同人的後果寫出來,就是一篇豐富的小說。書信也可能是一個重要的形式,一個去到在東京繁華都會的青年人,從他給日本新女友的書信和給台灣故鄉青梅竹馬女友的不斷書信中,可以看出她對愛情與時局的徬徨和躊躇;從一個不凡的政治犯寫給他家庭的每個成員的書信中,可以看出他對家庭的愛與畢生的奮鬥過程。這些林林總總的形式上的學習,都會讓我們寫小說的人深切體會到世事的複雜,協助我們養成觀察人間萬事萬物的多角度方法,幫助我們養成更曠達、更深入的人生態度,使我們擺開主觀,更具聰明智慧,這就是寫小說的人所獲得的好處。這些小說形式,散落在世界小說大家的作品中,因此我們必須多方閱讀,要努力去找芥川龍之介、莫泊桑、契訶夫、奧亨利這些小說之王與諾貝爾獎小說家的作品來閱讀,我們必須努力學習他們。

另外,寫小說的人要能看得起自己,認識到身為小說家的可貴價值。須知,在文壇裡,能寫散文和詩的人永遠是那麼多,可以說滿街跑,但是能寫小說的人永遠是那麼少,這是因為小說家所必須擁有的條件比較上苛酷,不那麼容易具備。不但是文壇,小說家幾乎是所有藝術界中最具多方才能的人。以前曾經有一位作家和一位電影導演辯論誰比較「厲害」,雙方各有所執。其實這何必辯論,當然是小說家「厲害」!試想,一片拍好的電影,導演只是一個執導者,他不需要一個人寫劇本;不需要當演員;不須要替演員化妝;不需要一個人找場景;不需要搭佈景;不需要攝影,所有的事早就有人先替他處理了大部分,他只要坐在那裡指導,嚴格管控品質,糾正別人的錯誤,執行自己的計畫就成事了;一部電影根本是眾人的能力所匯集而成,是集體創作。但是一部小說卻不是如此,小說家必須一個人寫劇本;一個人就要分別扮演小說裡5個或10個角色,使每個角色都很傑出;要替這些角色化妝;一個人寫無數的場景;一個人運作所有的影象;一個人搭構所有的布景,所有的工作都由創作者本人來負擔,他是萬能的。況且做為一個小說家,也必須有多方的平衡才華,既要有理性,也要有感性;既要有熱情、又要有節制力;既要有寫實能力,也要有想像力;既要能理解外在社會,也要能理解人的內心……所有這些平衡能力,無一必須具備。所以你既然能寫成一篇小說,就表示你有這些了不起能力,豈是等閒之輩!因此你必須尊重自己,看重自己的作品。凡是寫好的小說必須一念再念,每個段落、每個標點、每個字都要一看再看,千萬不能叫自己的稿子有任何錯誤,書寫的格式要像是印在書本上的規格,使它完美無缺,才拿出去投稿。這就是看得起自己,深知自己重要性的表現。

第三篇:

題目:談談小說的寫法和修改

前言:一般來說,假若說一次小說的徵文總數有30篇,裡面總是有10篇左右的小說主角人物只有一個名字,既不描寫人物的外貌、衣著、打扮,也不描寫他的肢體行動,甚至要看了整整一頁,才知道主角是男或是女,那麼這三分之一的小說很快地就會被評審擱置,最後可能被棄。又比如說,一對情侶的愛情故事,他們的邂逅和分手都在同一座橋上,這是很重要的景點,但是整篇小說對這個景點毫無描述,只出現這座橋的名字,於是評審可能就會嚴格扣它分數。因為評審馬上會知道這位作者並沒有描述能力,還有待努力。尚有林林總總的不足,都足以使你的小說覆滅。那麼,如果你寫完了一篇故事性相當不錯的小說,你要怎麼補強,才能逃避這些評審的扣分?底下是本文:

這次「全國高中生奇幻文學﹝小說﹞獎」的作品總共有23篇,評審花了大把時間看稿、討論才把得獎的名單決定下來。

評審在這裏並不想要說好聽的話。大致看來,不管得獎與否,這23篇的小說能達到上等水準的不多,當中甚至有許多篇小說是否能算是小說都有問題。

造成這個原因非止一端。一者是我們現在的高中國文課非常缺乏小說的課文,老師無從在課堂上講解寫小說的方法;二來是高中生課業繁忙,沒有時間多閱讀小說名著。在方法和範本都極度缺乏之下,高中生只能憑著本能、直覺寫小說,也就是主觀地、朦朧地認為小說就是這麼寫,就動筆書寫了。在這種情況下,就不容易寫出上等水準的作品。

大家普遍所犯的錯誤是:你不知道小說必備的要素是什麼,並嚴格遵循這些要素來寫作。

因此,我想要談一談小說必備的要素和應該遵循的法則,提供給以後參加小說比賽的同學做參考,它們是你參加任何類別的小說﹝不只限於奇幻小說﹞獲勝的絕竅,不能不加倍注意。

一:首先,你應該知道,小說是一種「形象的藝術」,包括繪畫、電影、音樂,一體都是。那麼,什麼是「形象的藝術」呢?那就是說藝術家先在大腦裏有一種形象,藝術家只不過是透過他的藝術手法,將它描寫或描繪出來而已。比如說文生‧梵谷這個畫家在大腦裏有一幅向日葵的形象,他只是透過顏料,將它劃出來,就變成〈向日葵〉這幅名畫。李安這個導演,他在腦海裏先有一個印度男孩、一隻老虎以及種種海上奇觀的形象,再通過攝影機,把它們都呈現出來,就變成《少年PI的奇幻漂流》這部電影。偉大的音樂家杜布西先在大腦中有月光下的種種風景形象,就運用音符,將它描寫下來,就變成〈月光〉這首樂曲名作。喬納森‧史威夫特這個小說家,再他的腦海裡先有格列佛這個人物和小人國的種種形象,就通過他的文字,把它們通通描寫下來,就變成《小人國遊記》這本巨著。所有這些藝術家,都有一個特點,就是他們都在大腦先有豐富形象,才運用藝術手法,將他們呈現出來。因此,小說家是一個描繪者,也就是說他是「描寫文」的高手,它主要的任務是描寫。當然,小說裏也有「敘述文」的成分,但是凡是小說裏的敘述,主要的還是為種種形象提供何時、何地、為何、如何出場的機會,「敘述」並不是小說裏的最主要工作。一旦你寫小說就要拚命描寫,當你的描寫越來越多,你的作品就會像一隻羽翼漸豐的鷂鷹,不久就會騰空上揚。假如你敘述多,描寫少,小說就會只是一個故事大綱,像一株葉落枝枯的樹木,沒有生命。你必須描寫一連串又一連串的形象!這是寫小說首先必須知道的道理!

二:其次,小說裏必須要有人物的描寫。一篇小說,人物非常重要,許多的小說都是由人物撐起來的小說。比如說《西遊記》,假如你把那裏頭作的孫悟空、豬八戒、唐僧抽掉,就會變得很慘,根本就不再有看頭。因為那幾個人在小說裏的描繪非常重要,他們的形狀、穿著、打扮、行動、語言……佔有重大份量,並且隨時變化,能緊緊吸引了我們的注意力。最重要的要記住,小說裏的人物不能只有一個名字而沒有其他形象的描寫,假若如此,你的人物就會變得像空氣,毫無味道!

三:再次,小說必須描寫場景。有許多文學家認為,小說基本上是處理人物和環境的藝術。人受限於環境,人不能離開環境。環境可以小到一個家庭,可以大到一個星球,人永遠無法逃離環境。假如人物出場,連帶著環境也要出場,這才合情合理。因此,不斷描寫人物出場的場景是小說家的責任。當場景被寫多了,環境就被完整地表現出來。一個場景就是一個空間,可能是一個臥室、客廳、街道、鄉間、大都會、天涯、海角……。它是立體的、有遠有近有透視感,你要將它仔細描寫出來。它是有季節性的,是春、夏、秋、冬、早、午、晚、夜,你必須描寫它,不可馬虎。你越描寫它,小說就會變得紮實、渾厚,使人物更加實在、有基礎。

四:再來,小說必須要有許多情節。一個現代婚姻的故事,必有邂逅、交往、熱戀、訂婚、結婚……的種種情節;一個英雄征戰的故事,必有集結軍馬、宣誓、交戰、追逐、勝利、返鄉、慶宴……的種種情節。你的情節越多,小說就越豐富詳細。小說永遠不能沒有種種情節,假如你情節太少,就會變成散文;假如你不善於安排情節,就會使小說平淡無奇,一如流水帳。當你變化情節順序,運用了插敘、倒敘、懸宕、佈疑……的種種情節安排手法,如果得當,就能使小說步步驚魂、扣人心弦。

五:再次,小說不能沒有衝突結構。所謂一個結構,就是一種由對立衝突所形成的某個物事的整體。一個物自體,內在可能會有3元、4元、5元……的多重對立結構,最普通有力的是2元對立結構。不管是我們的內心世界、外在社會、原子星球,都是一個個對立結構體。真與假的對立、左與右的對立、光與暗的對立、男與女的對立、貧與富的對立、愛與恨的對立、美與醜的對立、生與死的對立、正極與負極的對立、空虛與實在的對立、有權與無權的對立、正義與邪惡的對立、貴族與賤民的對立……構成了人間萬象的存在,並賦予永恆的衝突鬥爭。我們的小說故事也是一樣,你要擴大故事內存的對立衝突,將衝突極大化。衝突越大,小說越有張力。當衝突存在時,你的小說就能繼續下去,衝突結束時,就是小說的終點。有些小說所以不佳,就是因為沒有衝突對立,它專門寫光明面,沒有黑暗面;它專門寫恨,卻沒有愛。其結果往往流於表面,讓人因為它的單面,而感到厭倦。

六:再次,小說需要靈活、恰當的對話。小說裏往往有許多對話,但是,對話必須基於故事的需要。我們說小說畢竟還是形象的藝術,以描寫為主。因此,不得已才對話。如果不基於需要,隨便使用對話,就會使對話成為多餘,變成廢話。有些小說往往寫了幾千個字的對話,非常囉嗦,其實只要用幾句話就能說清楚,他卻不用,這種對話將會變成讀者極大的負擔。同時,對話時要揣摸說話者的身分、地位、教養,你不能讓一個街友說起話來像郭台銘那種財大氣粗的人,也不能讓一個女議員說起話來像證嚴法師那種有氣無力的人。10個人說話,就有10種不同,這是應該盡量做到的。另外,小說最好不要通通都是對話,因為你是在寫小說,不是寫話劇!

七:最後,小說必須要有意義。所謂的意義,並不是說要有娛樂性、消遣性那種功能,因為小說本來就必須具備娛樂性、消遣性,這一點不必再說。所謂的意義是指你這篇小說放在文壇裏,有沒有使文壇更加豐富一點點。假如不能,那就是說你這篇小說根本就是可有可無,無足輕重,那麼評審不會給你高分。再者,你這篇小說能帶給人們或社會什麼樣正面的鼓勵或勸諫或反省,只要有那麼一點點,評審都會給你加分,因為評審知道你寫這篇小說是有負擔的,你比其他作者付出更多,評審要感謝你。最重要的,你要記住,小說不可以鼓勵讀者作惡,因為我們每個人已經作了太多的惡,也很會作惡,並不需要你的鼓勵!

上述的七點,就是參加小說徵文比賽必須注意的要素和必須遵行的法則。我在上大學後開始寫小說,奮鬥了4年,加上畢業後1年,總共花了5年的時間寫小說,才略懂上述七個寫小說的絕竅。所以我知道你現在不明白,但希望你仔細研究,逐一考察,以期有成!

──2014、11、25於鹿港自宅

範例:

人物外觀描寫:M的確是標緻的女子。雖然半躺,但是仍然可以看到她身材婀娜修長。在這梅雨的涼爽初夏,她的上身穿一件無袖的黑色滾邊背心,露出了無遮的白皙手臂;下身穿一件米色的高腰短褲,露出潔白的腿。腳上穿一雙赭色羅馬涼鞋。手腕佩戴一個金色手鍊。這是流行的初夏黑白搭配的服飾,顯示出一個女性的高段服裝品味。她的臉部比較細長,所以把瀏海垂下來,頭頂的髮壓平,兩側的髮略微豐厚,馬尾全部打薄,捲抵兩肩,遮住了後頸,看起來相當輕巧活潑。主要的是她兩眼的化妝,顯出了一種特殊的功夫。她有一雙鳳眼,本是美麗而有神;不過可能為了遮掩左邊的那只義眼,不致過份吸引別人的注意,在畫眼線時,特別小心,不選擇鮮明的色彩,使用了淡妝;不過,她的淡妝使黑色睫毛鮮明起來,更使鳳眼明媚,顯出了另一種高雅,教人看了非常舒服。

場景描寫:在回雲林的台十九線路上,漫天的雨霧加大聲勢,變成暴雨,形成一個簾幕,把前路的可見度幾乎消除了。雨水從車頂不斷往前窗玻璃流下,雨刷都來不及掃除,他頓覺那些雨水很髒,如同他內在那層可怕的邪情私慾。他來到高聳狹長的自強大橋中段,大雨略停,他茫然地把車子靠邊停下來,撐了傘,站在牆欄邊,向西望遠。此時,濁水溪因為暴雨剛停,水量充足,滾滾的流水迅速越過高低不一的河床,衝向西邊的出海口,洶湧翻騰。在出海口的遠方天際,十里大片的黑雲有如潑墨,渲染了天空,帶著重量感,朝著萬物覆壓下來,能叫人心悸。然而,H的心比這片黑雲更加黯淡而沉重,他覺得彷彿落入了地獄。

●深夜小聽歌●
非常年輕的優美老歌!
多麼好的歌詞!
請聽看貓樂團The Cats為我們演唱:
〈單向風One Way Wind〉!



 

 

 

 

檢視次數: 92

意見

您必須是成員才能發表評論!

加入 台文戰線聯盟

© 2024   Created by 胡長松.   管理小組

成員徽章  |  報告問題  |  服務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