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文戰線聯盟

〈番俗六考〉之一【台海使槎錄卷五】白話翻譯

〈番俗六考之一〉【台海使槎錄卷五】白話翻譯

◎黃叔璥著‧宋澤萊譯

台灣都是番人的土地,番人刺青斷髮,像螞蟻、蜜蜂雜居在這裏;即使有人出兵來海外征討,也難以平定。我曾恭聽皇上的聖訓,他認為台灣這裏的士人和平民,都是來自福建省漳州、泉州以及廣東省惠州、潮州,還沒有子孫世代居住在這裏。這裏的番民乃是本來就住在這裏的原住民,因此他命令官方要好好安撫他們。我剛來這裏的時候,看到番民外貌,以為他們渾渾噩噩、質勝於文、本性粗野;然而等到我經過到他們的部落、停留在他們的房屋、親自看見他們的飲食、作息的狀況,和我們中土的人民並無不同。當他們長跪向我們拜別的時候,我忽然間有所警覺反省:早先他們對於來到這裡的兵差們先表示服從,一點點都不加以冒犯,後來又非常高興與兵差們交往;等到我們要離開時,老幼都來拉住我們,捨不得我們離開。從這種的表現可以看出他們天然的本性敦厚,而不是上天特別給他們什麼特殊的才性。最近番社裡有誦讀四書和學習經書的人,如果加以鼓舞教導,難道不能化野蠻而變成文明嗎?不過,眾番社的風俗、生活不可能通通一樣,他們的風俗習慣各個不同;即使鄰近的兩個社,也不一定相同。我擬了要調查的六大項目,發出檄文給南北兩路的縣令,對於各社的風俗、歌謠,分別加以詳細的訪查,以備集成〈番俗六考〉一書。這個目的在於顯示我大清皇朝重視各地的溫煦和平氣氛,不只是中土各地,乃至於海角的蒼生,都一視同仁。凡是守衛國土的人都要謹遵皇上的訓示,盡心盡力安撫他們,千萬不可認為他們是異類,而不體恤他們。我們在這裡努力推行教化、辦好政治,顯明中土、邊疆一體同化的盛況,實在是很值得期望的呀!

 

北路諸羅番一:

新港、目加溜灣﹝一名灣裏﹞、蕭壠、麻豆、卓猴

 

居處:

蓋的房屋叫做「囤」。先用竹木做成屋頂以及斜枋,再編織竹子成為牆壁,然後屋頂蓋了茅草,成為兩片屋頂。之後在地基上樹立了大木頭,準備了酒、豬肉,邀請所有的番民來幫忙,大家再一起把兩片屋頂舉起組合起來,合成一個房屋。房屋的形狀就像是一個翻過來的船,寬度大概有2丈,長度好幾丈。前後都有門可以進出。丈夫、妻子、子、女就都住在房屋裏,門的兩個邊邊和上下,都用紅色的顏料塗上,燦爛好看。屋裏的地面乾淨,不見灰塵。前面的廊道用竹子鋪設,就像是一座橋,欄杆也做得頗為有趣。鑿成木板做成階梯,木頭的質地堅硬,有用相思木做成的。又有一種木頭,紋路糾結成檀梨的形狀,是從山裏開採出來的,番人也不說是何種木頭,高大概有5、6尺,想進入室內的人就必須拾級而入了。

 

飲食:

飯有兩種: 一種是用占米煮飯,又有一種是用竹篾作成的桶子裝著糯米,放在鍋子上蒸熟,然後用手捏成飯糰,三餐都吃,外出的時候就裹放在腰間。酒也有兩種:一種是先把秫米舂碎,再放到口中嚼,代替能發酵的麴,然後放在地上,隔夜透氣,攪拌均勻後收藏在甕中,幾天以後就發酵起變化,酒味甜酸,就叫做「姑待酒」。當有人婚娶、建屋、捕鹿,就把這種酒端出來,淋一些水,大家坐在地上,用木瓢或椰椀舀起來飲用;酒既喝足,舞也跳得很熱烈,要深夜時才散會。另一種是把糯米蒸熟,把麴放入其中,裝入竹片編成的籃子裏,放在甕口上,津液就往下滴,放久了,色味香美,遇到有貴客來訪時才端出來款待,敬客人喝酒時,自己必定先要試喝。凡是捕魚,在水清的地方看到魚兒成群,就用三叉鏢槍射魚,或用手網去捕捉。小魚就拿來煮食;大魚就醃漬起來,不剖開魚肚,就從魚嘴塞入食鹽,藏在甕中,等一年多以後,再生吃。捕鹿就叫做「出草」,或用鏢槍,或用弓箭,帶著獵犬去搜捕獵物。獵到鹿後,就立刻剝皮割肉,集體聚在一起喝酒。鹿的內臟醃漬在甕中,名叫「膏蚌鮭」;剩下的肉交給通事,或者賣出或者繳稅。

 

衣飾:

衣服或者黑色或者白色不一,都短到肚臍的位置,名叫「籠仔」。用兩塊布,縫一半在背部,左邊右邊都縫到腋下,剩下尺餘的布就垂在肩膀和手臂,沒有袖子。披著的襟衣如果長度到腳,叫做■〈衤曼〉。天氣熱就圍二幅半黑的布,寒冷就披著■〈衤曼〉。最近也有模仿漢人穿褲子的。番婦的衣服短到腰際,或織入茜毛在頸子的位置,或裝飾其他的顏色。腰以下圍著一幅布,如果沒有褶繝的,就叫做「桶裙」。膝蓋以下用黑布纏繞幾十圈,堅固地束縛在腿肚到腳脛的地方。頭上的珠寶裝飾,叫做「沙其落」;瑪瑙珠子名叫「卑那苓」。頸子上掛著銀錢、戒指、螺貝和紅毛錢。瓔珞垂掛纍纍,繞了好幾圈,名叫「夏落」。上臂帶著臂釧,或手腕戴著東洋鐲子、銅起花鐲子,或者戴瑪瑙串,手圈名叫「龜老」。如果遇到種稻的日期來臨,他們就聚在一起飲酒,之後手挽著手歌唱,一起奔跳旋轉來作樂,叫做「遇描堵」。

 

年少的麻達傳遞公文時,頭上插著雉尾,手背上繫著薩豉宜。薩豉宜是用鐵片做成的,形狀好像含苞待放的荷花,長度大概三寸左右。他展開快速的腳步,奔跑時,腳掌離地尺餘,後腳跟碰到了臀部,在塵沙飛揚中,手鐲和薩豉宜相擊,發出叮叮噹噹的聲音,很遠的地方都可以聽到,轉眼間已經奔跑幾十里。教人寫紅毛字的就叫做「教冊」,把鵝毛管削尖,將墨汁注入小筒中,沾了墨汁後,從左往右書寫,可以登錄官家的文件命令、錢榖數目。不使用的時候,就把鵝毛管插在頭上,或者放在腰際。

 

婚嫁:

婚姻就叫做「牽手」。送聘禮訂婚,男家父母就贈送布匹給女家。麻達﹝男人尚未娶妻的人﹞結婚時,由父母送他到女家,不需要媒人;到了結婚那天,殺豬備酒,宴請通事、土官、親戚一起喝酒。祝賀新婚就叫做「描罩佳哩」。夫婦兩人如果反目不合,就離婚。男方離棄女方,須罰酒一甕,番銀三塊。女方離棄男方或私通被逮到,罰則和上例一樣。如果結婚很久了,就造一個高高的扛架,婦人坐在上面,由眾人扛著遊行在許多番社中;番民們就贈送有色的布匹給他們,回來宴請同社的大眾,那麼就永遠沒有離婚的可能了。

 

喪葬:

番人死了,就叫做「馬歹」。不論貧窮的或富有的,都用棺材裝斂,埋在房屋裏;以平日的衣服、用具的一半陪葬。喪家衣服都穿黑色,表示情誼不變。父母、兄弟之死都須服喪一年。丈夫死後一年,女人才可以改婚他人,必須自己尋找和決定對象;再告訴對方父母和生身父母後婚嫁。

 

器用:

耕種的用具有牛車、犁耙等,和漢人一樣。至於房屋裏的用具就各家不同。舀水的器具用瓢;盛飯都用椰碗、螺殼。捕鹿的用具是鏢槍和弓箭。煮飯用鐵鍋,也有用「木扣」。「木扣」是用陶土塑成的,圓形底,口部縮小,微微有唇,好用來承住甕缻。通常用石頭三塊做成竈,再把「木扣」放在竈上,用來煮飯。近來也有用漢人樣式的竈來煮飯,還有人在室內放置漢人樣式的的桌椅和五彩瓷器,不過並非拿來用的,只是為了美觀好看而已。螺錢都是用漢人的用磨石磨成的,圓形,大約有三寸,中央有一個孔,以潔白的顏色為上品,每個價抵四分銀或五分銀,就像是古貝那種式樣,各社都是如此。

 

附番歌:

〈新港社別婦歌〉
馬無艾幾唎(我愛妳美貌),

唷無晃米哰(不能忘),

加麻無知各交(實實想念)。

麻各巴圭里文蘭彌勞(我現在去捕鹿),

查美狡呵阿孛沈沈唷無晃米哰(心中輾轉更加不能忘);

奚如直落圭哩其文蘭(等捕到鹿),

查下力柔下麻勾(回來就相贈)。
〈蕭壠社種稻歌〉
呵搭■〈口甬〉其礁(同伴在這裏),

加朱馬池唎唭麻如(及時播種)。

包烏投烏達(要求降雨),

符加量其斗逸(保佑好年冬)。

知葉搭著礁斗逸(到冬天成熟後),

投滿生唭■〈口迦〉僉藍(都須備祭品),

被離離帶明音免單(到田間謝田神)。
〈麻豆社思春歌〉
唉加安呂燕(夜間難寐),

音那馬無力圭吱腰(從前遇著美麗的女子),

礁嗎圭礁勞音毛噃(我昨夜夢見她);

沒生交耶音毛夫(現在尋她到她的門前),

孩如未生吱連(心中歡喜難以言說)!
〈灣里社誡婦歌〉
朱連麼吱匏里乞(娶你眾人都知道),

加直老巴綿煙(原是為了傳宗接代);

加年呀嗄加犁蠻(須要好名聲),

拙年巴恩勞勞呀(切勿做出壞事),

車加犁末礁嘮描(彼此便覺好看)!

附載:

「土番最初以鹿皮做衣服,夏季就束著麻帶,一縷縷地掛在下體;後來漸漸放寬布幅,或者用達戈紋﹝番人所織的布的名稱﹞作衣服來穿。幾年來,新港、蕭壟、麻豆、目加溜灣番社的人所穿的衣服已經半如漢人,冬天有人也穿了綿衣。哆囉嘓、諸羅山也有仿效的人。」﹝節錄自《雜記〉﹞

 

「我和黃巖、顧敷兩位先生皆過了大洲溪,經過了新港社、加溜灣、麻豆社,雖然眼見都是番人的住屋,但是良好的樹木茂密陰森,屋宇完好而整潔,並不比內地村落要差。顧先生就說:『新港、加溜灣、歐王﹝即蕭壟﹞、麻豆社在偽鄭的時期是台灣的四大社,現在他們的子弟如果能在鄉里的書塾讀書的話,就能免去服勞役,目的是想要使他們漢化。四大番社的人也都知道勤於種植,努力積蓄,以致於富有的人很多。又因為四大社靠近府城,已經習慣了城市居民禮讓的風氣,所以他們的習俗也要比所有其他的番社為佳。歐王社靠近海邊,不在交通要道上,特別富庶,可惜我沒有能去親自看看。離開了這四大社後,恐怕我所看的番社就要越遠越簡陋了。但是我依然看到這四大社的男人女人披著頭髮,不穿衣物,和舊日的習俗一樣。』「各社的男人都住在女人家,世代都以女人繼承家業,父母不能擁有兒子,所以兩代後的孫子就無法知道他的祖先了。番人都沒有姓氏,這是有原因的。」﹝節錄自《裨海紀遊》﹞

 

「新港、加溜灣二社,是地方的交通要道。凡是出差到這裡來的人,只要把證照拿出來,練保人等雖然不知道來的人要辦什麼事,甚至不知道他們的姓名,白天就得給他們免費的酒食,夜裏就把他們安頓在旅館住,點燈讓他們進食,暫停一切規定,在臨行時提供馬伕馬車,每個人都坐一輛車子。假如一天差遣幾人或20、30人去那裏,兩社的人想要應付,那就可憐了那裡的人要費錢費力了。假如那裡的人抗拒這麼做,獲罪可不小。」﹝節錄自郁永河的《東寧政事集》﹞

 

「四社的位置靠近海邊,洋面空闊。許多富有的番家,在家園中間建築居室,四周圍再分排種植果樹,穀倉和豬圈,次序整整齊齊,最外圍種了刺竹好幾十畝。」﹝節錄自《諸羅志﹞

 

府城造船,造好了,要放進入水裏最艱難。官方會去公文給四番社的番人們來拖牽,已經習以為常了。當金屬器鳴響後,大家就鼓起所有力量往前拖。事情做完了,官方就贈送菸、布、糖、丸給他們。新港、蕭壟、麻豆各社番民,以前住在小琉球,後來遷到社裏來住。

 

孫元衡曾寫了一首加溜社的詩如下:

「這裏有一些番民竟能說漢人的語言

那麼誰還能說這裏的番民不適合穿戴漢人的衣冠呢?

當他們趕著牛卻遇到傍晚下得越來越急的雨時

就知道現在正是在沙田上種植芋頭的時候了!」

 

北路諸羅番二:

 

諸羅山、哆囉嘓﹝又有一個名字叫做倒咯嘓﹞、打貓

 

居處:

造屋叫做「必堵混」。一旦開工,就糾合了眾番民前來幫助,互相効力。在兩頭屋脊之下開了兩個門,不在門上繪圖。整家的人都共同居住在室內,只用蓆子彼此分開而已。

 

飲食:

酒有兩種:一種是先叫尚未出嫁的番女用嘴把米嚼碎,收藏了三天後,等到略微有酸味時就當成麴。然後再把糯米舂碎,和麴一起放在甕中,幾天以後就會發酵,取出來後用水攪拌,就可以拿出來喝了,也叫做「姑待酒」。另一種酒的製法和新港社相同。煮飯的方式也和新港社相同。每年二月二日過年,整社的人都聚在一起喝酒;即使有重要的差事要做,也顧不了。

 

衣飾:

番人父女頭上戴著小珠子,叫做「賓耶產」。把頭髮盤起來後,用青色布纏住,大到像一個斗笠。頸子圍繞白色螺錢,叫做「描打臘」。男人、婦女所穿的衣服或黑或白,都短到肚臍。至於遮蓋下體、腿肚的東西,就用白黑布。每當過年時,

男女都穿鮮艷的衣服,頭上插著野花,或者纏著金絲藤,聚在一起飲酒。手上帶著鐵製的鐲環,就叫做「沙璽卑將散麻達」。手碗上綁著草垂到地面來,賽跑後回家,叫做「勞羅束」,回家後立即把草插在屋上,認為這是大吉利。社裏頭也有人模仿漢人戴帽或穿鞋的人。

 

婚嫁:

婚姻叫做「帶引那」。幼年的番童叫做「搭覓璽」。剛訂婚時,男方贈送頭箍給女方,用草做的,叫做「搭搭干」,或者以海邊的車螯一盆當作聘禮。婚禮時,男方女方各請親屬把新郎帶到新娘的家結為夫妻,此時全社的人都來喝酒互相慶賀,名叫「馬女無夏」。男方更用銅鐵釧以及牲膠來送女方。假如夫妻離婚,男方離棄女方要罰小米十石;女方離棄男方也是如此。男方沒有再娶的話,女方不可以先嫁,違反這個規定要罰番錢兩圓。私通被逮到,必須送到土官那裡罰豬和酒,並且廣傳給大家知道,再罰番錢兩圓。尚未嫁娶的男女當然不算在內。哆囉嘓社的人,在成婚後,男女都拔掉上齒的兩顆門牙,彼此珍藏,用來表示終身不渝。

 

喪葬:

家裏有喪事,叫做「描描產」。先把死者放在地上,男男女女都來圍繞,前進後退,然後兩兩相互抵掌而哭。之後,再用木板收斂埋葬,埋葬處先用竹子圍起來,裏面蓋一個小茅屋,上面插著雞毛和小布旗,把平生當中所用物品的一半懸掛在屋內。喪服用黑色布,披在背部,或者在肩部結上黑色的帶子,服喪三個月才算完滿。丈夫死了,妻子服喪也是三個月;如果要改嫁,先告訴自己的父母,後自己選擇婚配對象;這種情況和新港社等社「丈夫死後一年,女人才可以改婚他人,必須自己尋找和決定對象;再告訴對方父母和生身父母後婚嫁。」有所不同。

 

器用:

捕鹿用的弓箭和鏢槍,都是用竹子做的。弓沒有末梢,弓背密密麻麻地纏繞著籐子,以苧麻繩子為弦。弦用鹿血浸過,其堅韌度超過了絲、皮做的弦。射箭時,搭箭在左邊。箭舌長大概在二寸到三吋不等,綁繫羽毛的方法和漢人略為相同,只是把羽毛末稍剪掉。鏢槍的桿子大概五尺左右,鐵做的箭鋒大概有兩寸左右;有兩個鉤子,用很長的細繩綁住,要射箭前,才把它繫在箭端。遇到鹿,一射就中;雖然鹿仍能奔跑,但是繩子的一端掛在樹上,到最後還是被逮到。也有夜間的防禦工事,就是搭了高高的寮子來瞭望巡視,他們手持木盾遮蔽身子,都是斜紋木做成的盾牌,對方的弓箭無法射穿。番民們和漢人做生意。家裏放著窯灶、鍋盆之類的東西,最近聽說也有購置桌椅。又製造葫蘆這種用具,有好幾斗的容量,出門的時候,隨身攜帶,美食、毛毯衣物都可以放在裏面,遇到下雨時,就不被沾濕;遇到要過河時,也不致沉沒。睡覺時,用竹片物舖在地上,或舖上鹿皮就寢;富人家放木床在房子裏,當成美觀裝飾品,夜晚仍然睡在地上。至於木枕頭就像是一個小板凳。

 

附番歌:

〈哆囉嘓社麻達遞送公文歌〉
喝逞唭蘇力(我傳遞公文),

麻什速唭什速(必須趕緊送達);

沙迷唭呵奄(走如飛鳥),

因忍其描林(不敢失落);

因那唭嚂包通事唭洪喝兜(若有遲誤,就會被通事責罰)!
〈打貓社番童夜遊歌〉
麻呵那乃留唎化呢(我想你愛汝)!

麻什緊吁哰化(我誠心對待你)!

化散務那乃哰麻(妳如何愛我)?

麻廈劉哰因那思呂流麻

(我如今回家,將拿何物贈我)!
〈諸羅山社豐年歌〉
麻然玲麻什勞林(今年逢到豐年大收獲),

蠻南無假思毛者(約了社裏的眾人);

宇烈然■〈口與〉沙無嗄(都必須釀造美酒),

宇烈嘮來奴毛沙喝嘻(一齊來比賽遊戲);

麻什描然麻什什(但願明年還能像今年一樣)!

 

北路諸羅番三

大武郡、貓兒干﹝一作麻芝干﹞、西螺、東螺、他里霧、猴悶、斗六﹝一名柴裏﹞、二林、南社、阿束、大突、眉裏、馬芝遴

 

居處:

新港、蕭壟、麻豆、大武郡、南社、灣裏、東螺、西螺、馬之遴諸社的房子用土墊高地基,高度大概有五、六尺。編竹子造牆壁,上面再蓋茅草。茅草的屋簷廣闊垂到地面,超出了四周的地基ㄧ丈。雨水、艷陽都無法進來。在茅簷下,可以煮飯、閒坐、睡覺,也可以置放牛車、魚網、雞圈、豬欄。架著梯子爬到室內,就發現屋內極為寬敞,門扇上還畫著荷蘭人像。他里霧、斗六門也是填土墊高地基,但是比這些地方的規模要狹小。未婚的男性晚上就住在社寮裏,不住家裏;因為如果離社太遠,會耽誤公務。

 

飲食:

飯有兩種:一種是使用白占米,清蒸煮熟後放在籃子裏,叫做「霞籃」,中午或晚上,在食用以前用水潤濕;另一種是用糯米炊蒸成飯。造酒的方法和哆囉嘓諸社相同。每年以黍成熟的時候為一定的節日,叫傳達訊息的麻達﹝未婚的少年人﹞到高地傳達訊息,邀約大家前來一起飲酒。到時候,男男女女都穿新衣,手挽手踏地跳舞,嗚嗚地唱歌。捕鹿、捕魚從新港到澹水都相同,各社都不敢吃狗肉。東、西螺的番民吃豬肉,不必拔毛整隻焚烤,豬肝生吃,肺腸則待煮熟才吃。二林地區的捕魚方法是:婦人十人或十餘人在溪流中將籠子套在右大腿上,所有的番民都拿著竹竿從上游的地方拍水趕魚,番婦們的籠子一齊起落,把魚扣住在籠子裏,再用手去籠子裏取魚。

 

衣飾:

達戈紋用苧麻織成,衣服的領子織入茜毛使之成為一種紅色的紋路,長大概有一尺多,再釘上一排的扣子。下體就用黑色的布遮蔽,長大概二尺左右。熱天就綁結麻片當衣服,一縷縷地四面垂掛,圍繞下體,這樣就能涼爽,而且便於渡溪。他里霧以北的番人,大抵上都是大耳朵。剛開始,先用線穿過耳朵,後來再用牡犡殼的灰、漆木或螺錢或竹圈,用白紙包起來,塞在兩耳的耳洞,名叫「馬卓」。裸人叢笑篇說:「想要塑造大耳朵的番人,幼年時會在耳朵鑽洞,塞入竹筒,由少年到壯年,耳朵逐漸大得像一個盤子,平常會塗上土粉,用來裝飾觀賞。」或者也有人說:「番人婦女最喜歡男人的耳朵垂到肩膀,所以競相這麼做。」二林社就不做大耳朵,他們戴著銅錫的耳墜子,穿長衣服。麻達的頭髮分成兩邊,梳成兩個髮髻,叫做「對對」。東、西螺兩社,幼年的時候剃髮,大約到十餘歲才留髮;等到成婚以後,又剔掉周邊的頭髮,所留的頭頂上的頭髮比漢人的辮子稍為多了些。手臂上束著鐵釧,有人的兩隻手掛了五、六十個之多。或是掛著蛤釧,或者在手碗上綁著草,垂到地面來,就像是拂塵的形狀,就叫做「下侯落」。用竹篾編成束腹的用具,穿戴時往往躺下身子來穿,以便更仔細穿好。凡是出差傳送公文,都是麻達的責任,當他們束緊腰腹,更加可以快速奔跑;直到結婚的時候,才把束復解除掉。至於馬芝遴社,頭上戴著木梳,或是插著竹簪,或者插著螺簪、鹿角簪,名叫「夏基網」。

 

婚嫁:

幼年婚約就使用螺錢當定禮,名叫「阿里捫」。到了十五歲時,女家送飯到男家,男家也送飯到女家。婚配的時期到了,番媒人在五更時帶著女婿到女家住,天明的時候,就告訴女方的父母,就辦了酒宴來慶祝。也有不用定聘的:當黃昏的時候,男女都打扮一番、梳好了頭髮,在社裏遊戲,用口琴挑引對方,如果雙方都合意,就可以結為夫妻。口琴是用竹子折彎成弓形,長大概四寸,中間兩寸挖空,再釘上銅片;另外加上一個小柄,用手往來拉動,就嘴唇吹動它。按他們的習俗,只留長男娶女人過來當媳婦,其餘都要入贅於女家。南社的番人夫婦雖然反目不合,卻終生不離婚;阿束、大突、眉裏、馬芝遴四社則任意離婚。東螺社,幼年時由兩家請媒人說親,男家用三、五枚螺錢先當定禮,真正嫁娶時再用幾個錢當婚聘。姊妹妯娌歡迎新娘進門時,都坐在杵臼上等待,移動時才站起來;女性都戴著「搭搭干」,搭搭干是用竹篾做成的,上面嵌著蛤圈和燒石珠,並且插著雉尾做裝飾。三天後,新娘和婆家再請娘家的人前來一起喝酒歡慶。

 

喪葬:

父母親死了,穿黑色衣服服喪,守喪三個月。屍體就埋在房屋旁邊,富有的人用棺木斂葬,貧窮的人用草蓆或鹿皮襯在泥土上殮葬;生前的用具一半陪葬。

 

器用:

出入一定要配帶小刀。房子裏置放著鹿的頭角,有疾病的人洗頭髮,再用鹿的頭角觸擊,就會痊癒。夜裏沒有燈可照明,用松木片立在石頭上然後點燃,名叫「答貯屢」。番人婦女挖空圓形木頭,作紡織機,木頭圓周大約三尺,函口好像一個木槽,名叫「普魯」。用苧麻捻成細線,或用犬毛也可以,之後在紡織機前有橫放的竹木桿,可以把經線加以舒捲,連接細線成為綜絲,放入緯線而後織成布,名叫做「達戈紋」。織麻布,名叫「老佛」。鼻蕭長度可達二尺,也有長達三尺的:截斷竹子,簫身挖四個孔;又在竹子的最前端鑽個小孔,橫放在鼻前,用鼻子吹,或者也可以像一般的蕭直吹,名叫「獨薩里」。又有一種叫做「打布魯」用木頭製造,好像嗩吶的形狀,吹出來的聲音也像嗩吶。這些都是麻達的遊戲用具。

 

附番歌:

大武郡社捕鹿歌〉
覺夫麻熙蠻乙丹(今日歡聚飲酒),

麻覺音那麻嘈斗六府嗎(明日及早捕鹿)。

麻熙棉達仔斗描(回到社中),

描音那阿隴仔斗六府嗎(人人都要捕到鹿)。

斗六府嗎麻力擺鄰隨(將鹿換銀繳餉),

嗄隨窪頑熙蠻乙(餉完後再來會飲)。
〈二林、馬芝遴、貓兒干、大突四社納餉歌〉
吧圓吧達敘每鄰(耕田園),

其嗎耶珍那(愛好年景);

夫甲馬溜文蘭(捕鹿去),

其文蘭株屢(鹿逃不了)。

甘換溜沙麻力岐甘換(換了餉銀後得提早繳餉),

馬尤■〈口耶〉哰■〈口耶〉其唎印■〈口耶〉(可邀官老爺愛惜);

圍含呵煞平萬■〈口耶〉嚎其喃買逸(我們回來快樂,飲酒酣歌)!
〈南社會飲歌〉
吧老灣唭嗎流末矢(耕田園遇好年歲),

吧思沙螺吧思轆鎖(收了麻、收了米),

馬溜文蘭唭打咳(捕到鹿很多)。

打茅打■〈示上水下〉打匏公申■〈口耶〉奢(父子、祖孫齊來飲酒),

招彌流嚎唭喃買逸(歡呼歌唱作樂)!
〈他里霧社土官認餉歌〉
礁包須嗎喝嘶連(請社眾聽我說),

因納率束呀通事罕餉(我今同通事認餉);

因許麻吧那(你們務須耕種),

愛化美忝無那(切勿飲酒失時),

閑那束呀罕餉切耶(等認餉畢),

閔留美忝喃■〈口耶〉麼(請你們來飲酒)!
〈斗六門社娶妻自誦歌〉
夜描拔屢描下女(今日我娶妻),

別言毛哈■〈口耶〉呼(請來喝酒)!

尤■〈口耶〉描咿林尤林(日後我生子、生孫),

由拔屢別言毛哈■〈口耶〉呼(再娶妻又請來飲酒)!
〈東西螺度年歌〉
吧園吧達敘每鄰無那(耕田園),

馬流平■〈口耶〉珍那麻留呵嗒(愛年歲收成);

夫甲馬溜文蘭(捕鹿),

甘換麻文欣麻力(換銀納餉),

密林嗎流■〈口耶〉嚎喡含(可以去釀酒過年了)。
〈阿束社誦祖歌〉
嗎留耶茅務嗎吧那(我祖翁最勇猛),

麻里末文蘭布務務巴那(遇鹿能活捉),

吧出呂唭甲買打招(奔走直同於馬),

布務務勃阿沙彌酣(遇酒縱飲不醉)。

 

附載:

「大武郡的女人,常常用細沙磨牙齒,看上去她們的牙齒好像編好了的白貝殼。」﹝節錄自《外紀》﹞

「大武郡社紋身的人更多,耳朵逐漸增大好像木椀,又束了頭髮,有三叉的,也有雙角的。又用三根雞尾毛成排插在髮髻上,迎風招展,認為是一種美麗。」﹝節錄自《裨海紀遊》﹞

「東、西螺以北,番人喜愛養馬,不用馬鞍卻能快速奔馳;捕狡猾的野獸,抓飛行的鳥類,在茂盛的草林中自由出入。他們選擇良好的母牛,用加倍的價錢買回來,使牠繁殖。聽說斗六門以前有某個番人首領能夠占卜吉凶,很善於射箭,每天都率領眾番人出外捕鹿。眾番人因此都感到痛苦,就共同商量殺掉他;他的血滴在草上,使得草都變成了紅色,所有的番人也因此在疫癘中患病死光了。今天斗六社的番人聽說都是從他社來的。」﹝節錄自《諸羅志》﹞

台灣縣令周鍾瑄詳細來文說:造船的木材都取之於大武郡社。從大武郡山上到府城相距有四百多里,鋸木頭的工匠每天都有數百人,工作了好幾個月。每屬的工人都領官方的價錢十多兩,算起來還不夠一天的費用。凡是食、用、僱請工人這些項目,每個工匠都須平均補足給他們;工作完後成才停止。上述是工匠的辛苦。之後,工人、木材準備好了,就下公文催促各單位,每縣大約需要出車輛四百輛,每輛的費用大約銀三兩五分,按照每縣男丁的多寡來徵銀。如果該堡的男丁比較多,每個男丁徵銀三錢,該堡的人口較少,四個男丁必須派出一輛車,算起來就是每個男丁徵八錢。合計三縣共徵到銀四千兩。因此,每屬車輛工人所領的官方價錢才只能有30餘兩。這是里民的痛苦。至於說到具重量性木料都派番人運送,比如說裏頭有一根如龍骨般的大木頭,就需要五十隻餘頭的牛才能拖運,假如是樑頭木舵也必須如此。一旦開工,番民男人女人就日夜不休息地工作。估計從大武郡山區到府城,如果遇到好天氣的話,半個月才能運到,這是番民的痛苦。今年估計造船只有幾艘,禍害已經如此深重,假如明年要大造三十幾艘,台灣的人民恐怕要承受不住,假如不去當盜賊,只好相率去自盡了!」主其事的人允許周鍾瑄縣令的請求,極力禁止這種禍害。

 

東螺、貓兒干社裡,有讀書識字的番民。有些番民能背誦毛詩,念起書口齒清晰,抽考寫在牌子上的句子,也能每句都讀出來。阿束社有一個番童叫做舉略,他正在讀《論語》後十篇,致大、諳栖讀《論語》前十篇,並且能夠默寫。啟蒙老師說,許多番童聰明有頭腦,一天可以教他兩頁書;可惜勞役紛然而來,有時讀書有時中輟,終不能堅持到有成就的一天。

 

舊阿束社在康熙五十七年大肚溪河水暴漲的時候,幾乎都遭到淹沒,因此移居到山岡一帶。這次我經過舊地,看到社寮傾斜,只是那些竹圍還長得蓊鬱蔥蘢。過了阿束社,放眼望去青草豐茂,其高度可以掩蔽人的身體。當中有車子行走的路徑,荒枯的草木可以埋沒車輪。涉水走過大肚溪,就在山麓旁行走起來,竹林樹木遮天蔽日,遠方的山脈如同屏風,叫人幾乎忘記身處番民的故鄉啊。

 

斗六門舊社距離柴裏社十幾里,在大山的山麓上,好幾次被山番侵襲殺害;到最後才離開舊社。現在舊社竹圍非常茂盛,倒是因此而有利於防守,每年土官都會派遣幾個年紀大的番人,輪番防守在那裏。

 

孫元衡經〈過他里霧社〉一詩這麼寫:「在青翠茂盛的竹叢底下散放著羊群,蠻人建的屋子彷彿小箱子。近年以來不必擔心再派軍隊到這裏來了,海外的山河都已經收歸到大唐的版圖了﹝番人稱內地叫做「唐」。﹞」「以前這裏有三兩個漢人的家,每家的竹籬小徑悠閒地廻繞伸展。小小的廳堂上覆蓋著瓦片,明亮的窗上貼著窗紙,門外的檳榔樹正在開花。」〈還過他里霧〉一詩這麼寫:「林木愈密黑,山澗的流水聲就愈響亮,就好向天空如果更藍,山看起來就愈高的樣子。當軍隊弓刀齊整地往前走,番人們都知道要跪拜在地上。番人的珍貴獵犬都臥在竹蓆上休息﹝番人最珍惜猛犬﹞,整個樹林都是伯勞鳥在喧嘩﹝林中無其他的鳥,只有伯勞鳥在爭相鳴叫﹞。不怕路途遙遠或花掉多少時間,只等待獵物出現時,就來一番腥風血雨。」〈西螺北行〉一詩這麼寫:「秋天近午時分,欣喜天地如此美麗而暖和;有著綠色的原野和深藍色的天空。白雲的盡處是低低的山,再過去應該就是海洋了;奔騰的流沙和混亂的流水,流成許多的河道。蠻人的妻子兒女外貌蠢笨,高聲歌唱著語音難懂的歌。他們實在不明白住在哪裡比較好,但是害怕有戰爭發生,所以就必須守住對他們有利的險要地勢。」

 

我的〈任寅仲冬過斗六門〉一詩,這麼寫:「在圍牆的南邊,香蕉樹葉仍然翠綠;田中高處的桃花悠然自在地鮮紅著。仲冬的天氣和春天一樣暖和,在竹圍的東邊有蠻人的女子在嬉戲。」

 

北路諸羅番四

大傑顛、大武壠、噍吧年、木岡、茅匏頭社﹝即大■〈口丰〉年﹞、加拔(一作茄茇)、霄里、夢明明(自頭社以下皆生番)

 

居處:

住的房子叫做「達勞」。在平地上堆土作成地基,大木頭作棟樑,砍下竹子加以綁結,使它能成為屋頂和屋角的斜枋,這就是屋頂蓋,許多番民都來幫忙舉高它,覆蓋在上面,就變成房屋。落成的時候,室內的人一起歡慶。

 

飲食:

飯:把米浸在水中,經過一夜,等到雞啼的時候,就蒸熟。吃的時候,再調入一些水。糯米不夠吃的時候,也吃黍米。酒用糯米炊熟,焚燒禾草做麴;攪入米飯後,收藏在甕中,經過六天才拿出來,淋上一些水就可以喝了。魚、蝦、鹿、麂都生吃。

 

衣飾:

番人的男人用八尺的布圍著身子,叫做「羅翁」。腰部以下用四尺的布圍著,有人用達戈紋作成領子。番人的婦女頸項戴著珠串子,叫做「麻海譯」。手、足、腕都束著銅圈,叫做「堵生聲」。遇到吉慶的事,就都穿著白衣,群聚在一起吃喝;最後唱歌跳舞作樂。

 

婚嫁:

娶妻叫做「匏治需」。未娶妻子的叫做「佳老歪」。賀新婚叫做「備力力其撘學」。他們的習俗是先交往後嫁娶。將要娶妻的時候,先送珠子當定禮,名叫「毛里革」;乃是用把達戈紋布匹放在木櫃子裏,送到女方的家。三天後,辦大酒會,女家也被邀來一起喝酒。夫婦離婚,叫做「放手」。男方未再娶,女方就不敢嫁人,如果先嫁人就要罰牛啦豬啦不等。通姦被逮到,廣傳大家來聽罪狀,再罰酒、豬。還沒有嫁娶的男女,罰則與前例相同。

                                            

喪葬:

番人死了,叫做「麻八歹」。還沒有埋葬的時候,就在社裏敲鑼告訴大家。喪家的人必須披散頭髮,用黑布裹住頭面,只露出兩隻眼睛。親屬們向死者敬酒,眾人都盡情哀哭。用大陶缸作為棺木,埋在本來居住的房子裏。丈夫死亡後,妻子服滿了一個月的喪後,就可告訴她的父母要再改嫁。

 

器用:

飲食沒有椀筷。米缸就使用匏斗,形狀就像是一個葫蘆,開口小,腹部較大,可以貯藏米好幾幾斗,各社都有這種米缸,尤其以大武壠、噍吧年特別多。至於平常若要裝東西,就用竹筐或藤編的籃子。耕種時先用刀、斧砍伐樹木,挖掉樹根;也有人在靠近河邊的土地填土成為田地,好用來插秧種稻。

 

附番歌:

〈大傑巔社祝年歌〉
臨臨其斗寅(今天過年),

尋■〈口耶〉唭什剝格唭圭甲(為粉餐殺雞),

施里西奇文林(祭拜天地);

匏打鄰其斗寅麻亮其斗寅(祝新年勝去年),

嗒學嗄葛唭唹因(倍加收穫吃不完)!
〈大武壠社耕捕會飲歌〉
毛務麻亮其斗寅(耕種勝於往年),

遏投嗎■〈錄,口代金〉務那其壘(同去打鹿不要遇到生番)。

媽毛買仍艾奇打■〈錄,口代金〉(社眾們呼釀美酒),

美樂哄密嗒奇打■〈錄,口代金〉嗎萌(一齊來乘興飲酒,直到醉了)!

 

附載:

「大武壠內有九個社,計有:大離蚌社、礁吧年社、邦鶻社、內踏綱社、敦里礁

吧里社、萬打籠社、藤橋頭社、內優社、美壠社。」﹝節錄自《諸羅志》﹞。

 

大武壠社南方就是八裏打難,東邊就是達里打猿,都是生番,和傀儡番相互往來。

 

羅漢內門、外門的田地,都是大傑巔社的社地。康熙四十二年,台灣有許多人招聘汀州的縣民前來開墾土地。從那時候開始來的人漸漸多了,各自耕種、伐木、採藤,可惜常常被生番用鏢槍殺害,或者放火燒死,或割去頭顱,官兵因此問罪追捕他們。與大傑巔社比較靠近的社還有木岡、武洛、大澤機各社,比較遠的還有內幽幾個社,那裏生番群聚,要緝捕他們就比較困難。如果劃界封山禁止生蕃出入,就可以杜絕後患。

 

莊子洪秀才這麼說:「康熙三十八年,台灣郡裏有謝鸞、謝鳳這兩人到羅漢門堪輿卜地,回家後都生病了,吃藥也沒有用。後來才想到曾經向大傑巔的番人婦女借火,一定被她做了『向』術,恰巧郡裏頭有人娶了番人婦女,因此就去請教那位番婦。那位番婦立刻用吸吮謝鸞、謝鳳的肚臍,就各吸出了一根草來,不久就痊癒了。哪個番婦說:『我剛剛學習咒術的時候,或坐著學或躺著學,假如有一棵樹在我面前,只要躺著念誦咒語,那棵樹就立即死掉,這時才算是有靈驗。』」《諸羅志》也這麼說:「作法詛咒,就叫做『向』。先用樹木做試驗,假如能立刻死了還不算高明,解除『向』時又活了,之後才可以對人做『向』;否則不懂解除的方法,那就糟了。一般人到番家都不敢伸手動腳,就是這個原因。擅長做『向』的都是老番婦。番人在田地阡陌上,每隔幾尺的地方樹立一個小木樁,綁上繩子圈圍起來,野地裏的山豬、麋鹿也不敢進來。漢人初到他們的地方來,隨手摘取那裡的瓜果來吃,嘴唇立刻腫起來,只好去懇求那地方的主人來解開咒語,轉瞬之間,就恢復如常。近年以來,靠近城郭的許多番社因為害怕違法,不敢做『向』;但是比較遠的各社,還是有許多做『向』的。甚至有術者在貯魚的竹裏取出一顆鵝卵石,放在地上,竟能叫它飛走;再喝斥它,就停止下來。」

 

北路諸羅番五

內優(一作內幽,附大武壠納餉)、壠社、屯社、綱社、美壠(從壠社以下都是生番)

 

居處:

在靠山的地方掘土,外形就像是穴居。用砂石板代替磚瓦,或使用木頭、茅草來搭建。寬度不一致,但是高度不會超過一丈,牲畜都豢養在裏面。子女嫁娶後,就在其他地方建屋。

 

飲食:
這裏有層層疊疊的山、深深的溪澗,樹木蓊鬱茂密,平原地區絕少是這樣子的。滿山都是沙石,種了黍、秫、薯、芋這些旱地作物,因為土壤少,都種在石頭空隙的地方。黍、秫成熟後,留下來造酒。先是用水把它們浸過,由番人的婦女先嚼成粉末,放置在甕裏,或放在竹筒中。也有人用黍稈燒成灰,攪拌成為米麴,等發酵時,再把飯和黍加進去,十天就可以造成新酒。客人來了,濾清酒渣,番人就輪流喝酒。如果要到遠方,就鑿了地洞,把芋頭放入當中用火去煨,再用土蓋住;熟了,用手取出來吃,可以代替乾糧用。射到了鳥禽、鏢中了麋鹿,等烤熟後才吃,有時生吃也不感到厭惡。

 

衣飾:

男女都穿鹿皮,也有人用樹皮和苧麻織布,相當粗厚,白天當作■〈衤曼〉來穿,晚上用來蓋住身體,現在已經與漢人做布匹的買賣了。男人用尺餘的布遮在身子前面,至於背部就全都露出來了。用動物的皮來作帽子,因此不怕荊棘刺戳。遇到吉慶,就用羽毛來裝飾自己。一般的婦女都用布裹頭。

 

婚嫁:

男女私底下和好,父母知道了,就邀約許多人來喝酒商量婚事。便在一起飲酒的人當中選一個人當媒人,就訂婚。等工作後有閒暇,兩家再約定日期,釀酒結婚;或者女方嫁過來,或者男方入贅,等等不等。

 

喪葬:

男人女人臨到道彌留之際,必須把生平所穿的衣服,都穿在身體上;等到死後,脫去所有衣物,裸葬在房屋裏,哀哭了好幾天,並沒有服喪的禮節。

 

器用:

耕田使用小鋤頭,或把堅硬的木頭烤火後,用來代替耕作的農具。短刀、鏢箭,與其他許多社並沒有甚麼不同。

 

北路諸羅番六

南投、北投、貓羅、半線、柴仔坑、水里

 

居處:

房屋叫做「夏堵混」。用草蓋屋頂,木頭或竹子當柱子。房屋的屋頂是用茅草先編織的,再邀請番人們合力抬到屋脊上。大大小小的家人都住在一個房屋內;只有未嫁的女兒住在另一個房子,叫做「貓鄰」。

                                           

飲食:

吃的米有兩種:一種是占米,一種是糯米。每天早晨洗乾淨,放入籃框裏,再放到鍋子裏蒸熟食用。外出的時候,就裹在腰際,用手拿來吃。造酒的方法與內優等社並無不同。魚蝦鹿肉這些東西先烤熟,再放到鍋子裏煎煮。半線以北的地方,取海中的鹹泥曝曬後,就成了鹽,黑色有苦味,名叫「幾魯」,是用來醃製魚蝦的。

 

衣飾:

衣服用達戈紋或用黑布、白布做成,都短道肚臍的位置。每年二月正是要努力種田的時節,叫做「換年」,此時男男女女都穿著雜色的綢紵紅襖,叫做「包練」;或者穿著蠎蛇圖樣的錦繡。番婦的頭上帶著紗製的頭箍,名叫「荅荅悠」,是先用白色獅子狗毛做成毛線,再織成帶子,寬大概兩寸,再嵌上米珠做成,喝酒或嫁娶的時候戴起來。番人最看重白色獅子狗,發出命令指示後,牠從來不會失誤;或者有人想要用一頭牛來換牠,番人還面有難色呢。頸項掛著衣堵﹝瑪瑙珠的名稱﹞、眉打喇﹝螺錢的名稱﹞,幾十個人手挽著手唱歌,一面唱歌一面踢腿,聲音頗為哀怨。麻達兩隻耳朵好像圓盤,用木板或螺殼塞在耳洞。已經娶妻的人叫做「老纖」,必須拿下塞耳的東西,以分別老幼。

 

「半線社之上的三社,多半用樹皮做裙子,好像白色的苧麻皮;大清早行路的時候可以抵抗冷涼的露水,天亮的時候再脫下來。

 

婚嫁:

婚姻叫做「綿堵混」。未娶妻的人叫做「打貓堵」。男家父母先用犬毛紗頭箍當做定禮;或者就送糯米飯給女家。年紀大的人當媒人。迎娶的時候,宰牛殺豬,與大家一起歡敘飲酒。男人入贅女家也是一樣。如果有兩個女兒,一個女兒留著招贅並且生了小孩,家業都由這個女兒繼承;另一個女兒就必須移往他處去住。如果沒有生小孩,夫妻就仍然只能同居在社寮裏。夫妻反目不合時,假如丈夫離棄妻子,就必須等到妻子嫁了人以後,才可以再娶;假如是妻子離棄丈夫,就必須等到丈夫再娶,妻子才可以再嫁。違反規定的話,罰牛一隻、車子一輛。通姦如果被逮到,男女都要被罰牛車;假如是未嫁娶的人,那就不在禁止之列。半線社的人都與漢人結為「副遯」,就是變成結盟的好兄弟。漢人就利用這個機會,送出自己的東西,先叫番媒說這幾匹布要送給某個已經嫁了的番婦的父母,然後再和她的丈夫結為「副遯」,從此就可以毫無忌憚地出入在她的家裏。貓兒干、東西螺、大武郡等社,都跟隨而有這種惡習,但是比不上半線社那麼猖獗。

 

喪葬:

番人死了,不論老少都用草蓆裹著,埋在家裏面;平生所穿的衣物都要陪葬。親屬們在死者埋葬後,必定要先把身體洗乾淨後,才回到家中。喪家不穿喪服,十天裏面不出門,番人們稱為「馬鄰」。丈夫死了,妻子若要改嫁,要經過兩個月,告訴父母、姑舅,經過他們允許後,就可選擇新的配偶。

 

器用:

耕種與捕鹿的工具和一般番人們一樣,只是他們捕魚時也兼用竹篾編成的長竿子。炊飯時,用三顆石塊構成灶,用螺、蛤的殼做椀,竹筒當成汲水的桶子。

 

附番歌:

〈南北投社賀新婚歌〉
引老綸堵混(你新娶妻),

其衣堵眉打喇(我裝珠飾貝);

蠻乙丹綸堵混(慶賀新婚),

引老覺夫麻熙蠻乙丹(你須留我喝喜酒)。
〈半線社聚飲歌〉
真角夫甲文南(捕得鹿),

支備辰呵打(收得米),

密林嗎流呵嚎(做下酒),

保務務其阿肖萬什呵嚎(社眾們齊來比賽遊戲聚飲)。

 

附載:

半線番童讀書,有個番童叫做楚善,正在讀《孟子》上篇,大眉、盈之讀《論語》後十篇,宗夏讀《論語》前十篇;商國讀《大學》。

山裏有野牛,民間有人要購買,番人們就騎馬追捕,售出的價格是人家養的牛的一半。

 

我晚上住在半線社,寫了一首詩,這麼說:「記得昔日我曾經過歷山附近,龍溪的風光使我的心情豁然開朗起來。今天我遊歷了半線社,秀美的景色可以與龍溪相並比。那林木長得蓊蓊鬱鬱,山色風光映照著傍晚晴朗的陽光。層層的山崗蜿蜒環抱,山澗裏一泓清澈的流水﹝這條溪就是大肚溪﹞。這裏住了上百家的番民,家家的房屋對著房屋,門楣對著門楣。番人的年老者都來圍繞跪拜,小孩都拿著紅色的彩球前來歡迎﹝年輕的麻答用兩枝竹竿結著紅彩球相迎﹞。女郎們一齊唱著歌,低頭慢慢發起歌聲﹝番歌須先慢慢地吐氣發聲﹞,他們的珠寶瓔珞垂到頸子衣領來,跳起輕盈的舞步。如果要比賽跑步,那就要看年輕的麻達們表演:他們插在頭上的雙羽毛飄飄飛揚;戴在手上的薩豉宜鏗鏘作響﹝請看前文對薩豉宜的解釋﹞,奮勇向前去奪取紅布旗﹝紅布乃是掛在竹竿上當成抵達終點的標誌,麻達先跑到終點的就先奪到紅布﹞。我朝皇上的感化真是無所不到,現在這些裸著身體的人也廁身成為我朝的人民了;接著應該到哪裡去找尋好的縣令,使我們華夏的文化在這裏有所成就呢?」

──2016、03、15譯於鹿港

《番俗六考》全本白話翻譯已經由前衛出版社出版,同時附有〈番俗雜記〉的白話翻譯;可以在博客來購得這本書,請點擊底下網址: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898359?sloc=main

 

                                            

                                                     

檢視次數: 7673

意見

您必須是成員才能發表評論!

加入 台文戰線聯盟

© 2022   Created by 胡長松.   管理小組

成員徽章  |  報告問題  |  服務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