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文戰線聯盟

《臺風雜記》第5輯15篇白話翻譯:婦女濯衣、牛糞代炭、牛背黑鳥、不潔、尚古、錮婢質女、〈婦人修飾〉、〈老婦花簪〉、尚圓、歌妓、選茶婦、賣淫婦、旅館、割烹、紹興酒

【題目】《臺風雜記》第5輯15篇白話翻譯:婦女濯衣、牛糞代炭、牛背黑鳥、不潔、尚古、錮婢質女、〈婦人修飾〉、〈老婦花簪〉、尚圓、歌妓、選茶婦、賣淫婦、旅館、割烹、紹興酒
◎佐倉孫三原著‧宋澤萊譯

■底下正文是佐倉孫三本人所寫,在正文底下所附的【評曰】或【又曰】的短評則由當時佐倉孫三的文友們所寫,共計有橋本矯堂、細田劍堂、山田濟齊之以及台灣新報記者臺人某氏,至於到底是哪位文友所寫,我們無法得知。而白話翻譯的【譯者評論】則是由如今的譯者宋澤萊所寫。

1.婦女濯衣
臺灣人往往不厭惡東西的骯髒,常不洗澡,真奇怪!特別是當婦女們勞苦地洗濯衣裳時,往往不查清楚到底是河水或池水,遇到有水就洗起衣服。現今我有機會觀察他們洗衣的方法,就是跪坐水邊,彷彿彎膝走路,她們或在石面上揉擦衣服、或者用棍棒打衣服,洗了又洗、打了又打,終至於到了沒有一點點塵埃為止;專心勞苦的態度可想而知。只是可惜她們不選擇水質就洗衣服;往往乾燥之後,還帶著異臭,真是令人感到可厭!
【評曰】:我還聽說臺灣人洗濯衣服,有人先在桶中盛裝尿水,再加水洗衣,聽說髒膩的污垢比較容易去除;這種傳說看起來並不是完全荒誕。我在臺灣已經三年了,民間的事情,大抵都曉得,不過卻不知道這樣的傳說是否可信?或者只是誤傳?呵呵!

【譯者評論】有關於婦女在河邊洗衣服,在21世紀初的今天差不多已經不見了,因為自來水、洗衣機已經取代了婦女河邊洗衣的情況,男士也都能洗衣了。佐倉孫山在20世紀初期所觀察到的台灣婦女洗衣的情況諒必是真實的,只是他所觀察的情況可能出現在比較缺乏河水的地方,或者是連河水都沒有的地區吧。其實,婦女在河邊洗滌衣物是有其功用的:一則是因為河水是流動的水,不是靜止的水,在水流不斷沖刷下,很容易就把衣服洗乾淨。譯者在1950年代初期的小時候也曾跟隨母親後面,在相當潔淨的河邊洗滌過衣服,雖然家裡也有一口井,但是母親放棄在井邊洗衣,寧願選擇在河邊洗衣,就是這個原因。另外在河邊洗衣的婦女往往成群結隊,聚在一塊,使河邊形成一個可以攀談交際的場所,對於婦女來說是非常重要的事,所以大批婦女都寧願在河邊洗衣。至於在【評曰】的短文裡提到有婦人用尿洗衣,恐怕是誤傳,再笨的婦人都不可能會反向做這種污穢衣服的事,可能當時的婦人家有使用發酸的粥﹝可以去污﹞,或者有在河邊洗滌尿桶的習慣,才會引起這種謠言,傳言本身並非真實。

2.牛糞代炭
我曾經讀到竹添井井翁在清國漫遊時所寫的《棧雲峽雨日記》這本書。書裡提到竹添井井曾夜宿在偏僻地區的一個旅舍裡,主人曾焚燒馬糞來取暖。當時我私下以為竹添井井所說的是不實在的。去年我遊歷澎湖島,島上的人養牛來耕田,到處都堆積了牛的糞便,農夫撿拾牛的糞便來塗抹在牆壁上,或者等到乾燥以後來代替木炭焚燒。這時我才相信竹添井井所言不虛了。
【評曰】日本的習俗裡一向忌諱焚燒不乾淨的火,認為這樣會受到神明的責備;所以十分防患污穢物,沒有人會把它投入火中。像焚屍屎糞這類東西的行為,想都想不到。
【又曰】我也曾遊歷澎湖島,島上的土地的確多石而堅硬,甚至不長樹木,凡是木材都仰賴大陸對岸來供給。所以當地人愛惜燃料好似金玉,他們有人墾掘草根來充當燃料。,甚至於用牛糞來代替木炭,也是出於不得已的方法。日本樹林滿山,當然可以把薪炭這種燃料視為土塊那樣不值錢;不過日本人習慣久了,濫伐樹木的弊病也日甚一日。人民假若能知道樹林關係到國家命運的深重,那麼培養喜愛種植樹木的習俗,豈能忽視!

【譯者評論】其實,使用牛糞或馬糞當燃料的,並不只是台灣,在缺乏燃料的國度或區域,人們就會這麼做。。以牛糞取火或塗抹牆壁,在二戰後的台灣事實上還沒有消失,當然21世紀初期的今天是完全不見了。乾牛糞是不是不潔物,還可以討論,即使文明的現代台灣民眾也有人說:「其實滿天然的,並不臭,帶有很多草的味道 。」

3..牛背黑鳥
臺人養水牛,用牛來耕田、或者拉糖車,所以到處都看得見牛。水牛身軀肥大,雙角好向張開的兩手,性情溫柔馴服。牧童只要拿一個竿子就可以駕御它,與豬沒有兩樣。只是它衣但看見日本人身著武裝,就被驚駭,憤怒用牛角來頂。臺中縣的日本兵士、憲兵被水牛觸傷,常常都有。當春天風和日熙、野草茂盛的時候,牛隻悠悠步行在阡陌之間,黑色的烏秋鳥飛集在他的背脊上,顯現的風趣足以叫人引發寫詩的情緒。烏秋與烏鴉相似但是體型較小,啄食牛背的小蟲來吃,所以水牛也愛護它們不驅走它們。
【評曰】水牛愛烏秋,任由它們聚集在牛背上嬉戲;烏秋有給水牛恩惠,幫水牛啄去背上的毛蟲。這就是所謂的相互獲得利義益,世上身為政治家的人,不能沒有水牛那種度量。

【譯者評論】這是鄉村水墨畫常看到的畫面,一直到二戰後都是如此。

4.不潔
臺灣地區的市街,總是有石壁屋瓦,紅綠顏彩,高大又巍峨,實在不比西洋差多少。只是一向街路狹隘,路上的石面凹凸不平,更加上不清潔的東西堆積,尿水汜濫、豢養的豚鵝來來去去,臭味撲鼻,使人想嘔吐,但是臺灣人卻絲毫不理會。況且家庭裡沒有廁所,只在街路上設一個大廁場,人人面對面解便,十分可厭。假使叫一個有潔癖的人來到這裡,那又將如何。不過自從日本人來到本島以後,致力於街道的清潔方法,有的地方開了新溝渠;有些地方填了砂礫,一眼望去感道平坦,車馬在上面安然走著。而且有一些新開鑿的水井,清泉從裡面噴出來,可以洗滌暑熱,也可以洗濯衣裳,比從前街道塵埃縱橫的情況的差異不知有多大!
【評曰】清國人一向有勤儉做生意的風氣,乃是源自於天性;人民在各個做生意的地方開闢市場,獲取巨利,所以能夠國有餘財,民無菜色,這是最可以令人欽佩的。只是清國人平生急於在生意上獲利,卻不顧市街的衛生,處在不潔淨的塵土中也恬然自如。這是歐美人士所感到厭忌惡的情況,因此時常有排斥清國人的言論發生,豈不是叫人為清國人深感惋惜嗎!
【譯者評論】清治時期台灣人的衛生習慣不良,必須等到日治時期才慢慢被革除。

5.尚古
臺灣人承襲了清朝尚古的風氣,凡是器物都崇尚古老輕看新奇。他們往往說:「這件物品雖然巧妙,可惜不太古老,不足以說是貴重物。」或者也說:「這件物品雖然不美麗,可是年代甚為古老,可以算是貴重物品了。」凡是裝飾的器物與茶具食器等等,大抵都是煤黑破損而不修理,反而有得意的神色。然而應該知道,物品崇尚古老是可以的,但是並不必然古老到呈現煤垢才算是可貴,恐怕只是因為懈怠不擦拭所帶來的,本是一件很慚愧的事!日本人對於像是書、畫、刀、劍、珠、玉等等物品也是崇尚古老,甚至也開古物展覽會,當成是考古的好材料。不過,日常衣、食、住的種種器具就崇尚新穎,常常修理它,不使它因為古舊而敗壞。況且人人喜愛時尚,時時都在進化,去年頗有聲譽的東西,今年就失去價值了;這個月有好評的東西,下個月就有可能被冷落,往往有這種情況發生。今天隨著奢侈的風氣日月旺盛,醇樸的風氣就日漸衰落,這是很可嘆的事。不過,那些因為喜好新東西的人,恰巧可以摘取別人的長處來補足我的短處,使我達至富強的地步。凡事有一得必有一失,這是無法避免的,有識之士應該努力想一想。
【評曰】臺灣人崇尚古老風氣,乃是古聖帶賢所遺留下來的法則,國家財富能不匱乏實在是因為這個風氣的緣故。只是墨守古代道理卻不講新道理,就無法振作大國的威力,常常受到屈辱。臺灣人應該要引以為鑑了!

【譯者評論】在21世紀初期的今天,臺灣人的尚古風氣已經不存在了。

6.錮婢質女
臺灣地區的民間婢女,年到三十歲、四十歲,還有未嫁的;甚至終身都被禁錮,等到頭髮白了,牙齒也落了,還被輾轉販售,一生都以婢女的身分做到死的也有。這種命運足以使得天地陰陽的道理徒然,人間配偶的道理也變成空談。這是因為豪富的人家使用無夫的女子,方便出入閨房,一年又一年,終於到了老年,想要把她嫁出去,又有誰願意接受呢。又提到有些父母典當子女,向別人借錢,偽稱給人當「媳婦仔」,等到16歲,主人家迫使她去當娼妓,從事賤業;等到了二十歲以上,不能獲得贖還,還比比皆是。談到所謂媳婦,只為兒子娶妻才算是媳婦,臺灣風俗卻不是這樣。一些父母典當貴重的女兒人身給他人,不知道這麼做是背反天理,可以說是非常鄙陋了!
【評曰】日本有所謂婢女,一個月所給的錢,大概在一到二圓,或者三到四圓;意圖想要禁錮婢女一生的主人反而很少。至於娼妓從事賤業,與台灣風俗則相同。但是日人本事先約定一個借用金錢的日期,等到債務還清時,債主隨時都可以放人歸去,並沒有見到類似臺灣風俗裡的那種把人終身當婢女的刻酷對待;這應該是日本太平盛年代所遺留下來的福澤吧!

【譯者評論】終身為婢,這可說是極為不合理的事。至於賣女為娼這種事,更是天理不容,但是在台灣社會的確存在極久!

提到將女兒賣入娼家的行為,在清治時期的大清律令是不被允許的,也就是嚴禁人民買賣子女卑幼、婦女,或者是將他們賣入娼家;但是由於官方執行起來不夠嚴厲,當時在家庭貧窮的不得已情況下,百姓仍然我行我素。所謂「媳婦仔」﹝童養媳﹞本是為與家裡年幼的子弟將來要成婚,先收養別家女孩,等子弟長大,就讓他們配對成婚;但是有一些人家並沒有子弟的,仍然買入女孩當「媳婦仔」,等女孩長大後就轉賣給從事色情的業者,明知這種情況是觸犯法律的,但仍然這麼做,可以說是極為可惡!

日治時代,由1910年起行政部門承受來自歐美各國禁止人口販運的國際壓力,進而著手改革公娼制度,並引入司法公證制度來保障娼妓的工作條件。但是公娼登記時以家長同意為必要條件,所以實質上仍是由家長賣女從娼,「典雇妻女」或「買良為娼」事實上並未完全斷絕。

二戰後台灣還是有賣女為娼的現象,這是筆者親自所見。呂秀蓮的長篇小說《情》也寫了一位女性為了兄弟到國外唸書需要費用,犧牲自己去做妓娼的事。

7.〈婦人修飾〉

台灣婦人修飾面貌,遠遠超過日本婦人。凡是頭髮每天必然要梳勻後盤結起來,臉面每天必定要施粉畫眉。所配帶的黃金耳環與白銀手環,光亮燦爛,相互輝映,頗有貴婦的氣質。我剛觀看到這現象,私下認為這是都市婦人的必然打扮,以為去到偏僻地的山村就不可能看到這種現象。後來遊歷四方,所到的地方的婦女都是如此,實在很令人奇怪。日本婦女除了富貴人家的閨閣,或是舞姬、娼婦以外,敷紅粉的人甚少,若是田夫野人的婦女,那就是蓬頭垢面,身穿襤褸破鞋,與男人一同勞動而已,這大概是風尚習俗的差異吧。由這一點看起來,臺灣的婦女多麼幸福,而日本婦女則是多麼不幸啊!抑或應該說臺灣男子是多麼有福,而日本男人多麼不幸啊!呵呵!

【評曰】臺灣婦女裝飾,衣裳常常競比美麗,尤其台灣氣候溫暖,所穿的衣服大概都是單衣薄衫,與日本婦女所穿的一層又一層的綾羅絲綢不同;而且不用束帶,所以所花費的金錢可想而知。至於髮簪、耳環等等飾品一概是黃白顏色,價格甚貴。更談到那些富豪人家的婦女,頭飾物品所花費的金錢,則不下有千金之多。

【譯者評論】台灣傳統婦女衣著華美,打扮艷麗的風俗,在如今21世紀初期已經消失了,現在都是洋裝、淡妝,已經昔日不再了。不過,從清治到日治,台灣傳統婦女衣飾華麗,善於打扮,這是公認的事情。

台灣在清治時代並沒有所謂的紡織場,因此衣料都仰賴進口,如此造就了布料輸入的多元化,能獲得來自四面八方國家的布料,大眾喜愛的華美的衣料很容易就泛濫起來;加以台灣民間一向喜愛競誇豪奢,所以婦女衣飾美麗,打扮豪華就不奇怪。傳統婦女也因此在布料的處理上發展了獨特的美麗加工,也就是很善刺繡,導致一般傳統婦女多會刺繡;不但會刺繡,編織、裁製、裝飾衣服也很在行。

提到臺灣人民在服飾上追求艷麗華侈的現象,自從清治初期就出現了,而且是從台南的台灣府開始的。康熙三十三年(1694)臺廈兵備道高拱乾纂輯的《臺灣府志》對這一點就有描述:「【台民】間或侈靡成風,如居山不以鹿豕為禮、居海不以魚鱉為禮,家無餘貯而衣服麗都,女鮮擇壻而婚姻論財。」也就是說當時家裡即使沒有多少錢財,人人仍然要穿著華麗的衣裳,可見清初臺民對於衣服的講究不同凡俗。康熙四十七年(1708)臺灣海防同知孫元衡寫了〈田家〉一詩,記述農民的耕種時的衣著時說:「 臺俗尚奢,有衣羅衣、著朱履而耘田者。」也就是說台灣農民竟然能穿著絲質衣服和紅色鞋子在田裡耕種。康熙五十六年(1717)《諸羅縣志》對這一點有更加強烈的描述:「人無貴賤,必華美其衣冠,色取極艷者,靴韈恥以布;履用錦,稍敝即棄之。下而肩輿隸卒,皆紗帛。」也就是說不論任何階層的人,都穿著極為豔麗的衣冠,連小僕人都穿綺羅衣服,至於市場賣物的婦人、偏僻村姑等也都「粧盈珠翠」。這種侈靡衣飾的風氣從臺灣府城往其他縣治擴散,終至於去到全台各地。

《諸羅縣志》對於女性的服飾打扮,有更為細緻的描述,說:「婦人探親,無肩與,擁傘而行;衣必麗都,飾必華艷。⋯女子之未字者亦然。夫閨門不出,婦人之德宜爾也;今乃艷粧市行。其夫不以為怪,父母兄弟亦恬然安之,俗之所宜亟變也。」也就是說台灣女性打扮華麗,超越傳統婦德,大方地行走於街市中,沒有任何人感到奇怪,已經變成一種風俗了。

8.〈老婦花簪〉

台灣婦女的服裝,一概用紅綠色的絲綢紡織品,遠遠望去好像仙女所穿的霓裳。頭飾則是帶有花飾的簪子與珠玉穿成的頸飾,看起來滿山皆花,到老都不改變這種裝飾。唯獨守寡的婦人才居撤除這種打扮,以做為守寡的標誌。我不知道這種道理,初次看到老婦人插著花簪,以為她瘋了;後來聽到人們說這是正常的,才開始驚訝這種特殊的風俗。

【評曰】諺語這麼說:「地域不同,風俗也不同。」大概就是在說這種現象吧。

【譯者評論】這裡提到女性頭飾和頸飾。清代傳統婦女銀飾種類作為頭項飾用的有:(一)冠:如鳳冠;(二)髮類飾:有單股的簪或雙股的釵,特別是以大量金銀珠翠點綴的金銀簪,插於婦女的包頭上;大概來說簪釵一類的造形,在清代臺灣所見首飾中最為多元,材質上搭配有翡翠、白玉、寶石、珊瑚、翠羽、琺瑯、珍珠、珊瑚等;(三)耳飾類,有耳環、耳墜等;(四)項飾:有項鍊、項圈、胸佩等。

9.尚圓

臺灣婦女崇尚圓臉,而不喜歡長臉。如果是臉長的婦女往往用前面的瀏海來加以掩蓋。也就是所謂的婦女以「眉毛彎彎、臉頰豐滿」為上。聽說崇尚圓臉是清朝的習俗;明朝以前就不如此。考察古代書畫,就可以知道了。並且台灣婦女不用剃刀剃臉,只用彷彿日本國內的小弓那種工具拔去汗毛;拔去顏面的汗毛時的動作很像日本的打綿工那麼有彈性。所以台灣婦女一向肌膚潤澤,常常帶著豔麗的色澤。

【評曰】愛圓臉而不喜愛長臉,不獨臺灣如此,日本近來也漸漸有這樣的風尚。諺語說:「臉要如同瓜子。」瓜子就是橢圓形的。現在日本的文化與西洋文化相互溝通,選擇媳婦都先選擇健康豐腴的,所以風尚就漸漸變了。

【譯者評論】這裡提到傳統婦女的的臉部除毛術──「挽面」,不過21世紀初期的今天,這種技術在台灣少見,更為先進的技術取代了它。傳統挽面的工具簡單,一捆細棉線和一盒白粉【又稱膨粉】就可以了。先將白粉塗在臉上,吸收臉部油脂,使細棉線更容易抓緊汗毛,然後再取出一條細棉線交叉形成“又”字形,其中一端含在口中,再由左右手拉扯另外兩端,藉由細棉線三股拉扯的力量,將臉部細毛連根拔除。細棉線要貼緊臉部,動作要乾淨俐落,端看個人技術。傳統詩行挽面的老婦人大都見多識廣,深諳人生三昧,很會與顧客談天,可算是被挽面的姑娘們的良師吧。

10.歌妓

臺灣的歌妓,就像是日本的藝妓。芳齡從十二、三歲到十六、七歲不等。衣飾服裝鮮潔亮麗,敷面畫眉看起來清純端正。她們預先入席,唱起弦唱幾番。等到酒筵擺上以後,就與客人應酬,主客隨意敬酒,絲毫沒有曲意嬌羞的模樣。並且能在吹竹彈琴的時候,輕妙自在,有的聲音彷彿春鶯出谷,有的歌唱神態彷彿婀娜多姿的蓮花,夭生就是這麼嬌美可愛。不過有時會與客人一同飲食,也會用手擦拭鼻涕這兩件事,稍微叫人感到異樣罷了。

【評曰】與客人一同飲食,又有何妨?至於用手擦拭鼻涕,就應該加以改善了!不是嗎?

【譯者評論】在21世紀初期的今天,傳統藝妓可以說完全不見,自二戰後,已經被所謂的歌星取代了。

藝旦起自臺灣清治時期,臺南府城和臺北大稻埕兩地是主要的活動地方。曾經有所謂「未看見藝旦,免講大稻埕」的諺語,可以看出大稻埕藝旦的盛況。大抵分為歌、舞兩種,在宴飲時進行歌舞表演,並陪客人喝酒。

藝旦起源於清治同治年間的台北,這行業的老闆會把貧窮人家的的小女孩買下來教養,給予讀書識字與學習彈唱、吟詩,長大後才進入這個行業。日治時期後,官方則規定藝旦需要通過考試,才能夠執業。

日治後期,準備當藝旦的女孩,在讀完六年國民義務教育之後,就開始學藝,包括學習北管、南管、亂彈、京劇等各式戲劇與樂曲。有些藝旦還特別前往私塾讀書,學習傳統漢文及詩詞。

一般來說,藝旦並不是賣身的行業。她們能在宴會上彈琴奏樂、喝酒拳、吟詩作對,表演樂器包含琵琶、三弦、洋琴等,以才藝來贏得客人喝采。有些藝旦表演只能自彈自唱,但是也有些人擁有名氣,走向了頗有票房的公演。

台傳統女子大多努力持家,知名藝旦卻擁有相對的自由,不但經濟獨立且打扮入時、談吐雅緻,在繁華酒樓走動,可說是打破傳統的前衛女性。在台北包括江山樓、東薈芳、春風樓、蓬萊閣以及山水亭都是藝旦的營業地方,這些地方有公開的藝旦表演。有名的藝旦甚至有自己個別招待客人的地方,稱為「藝旦間」,房子裡面甚至有裝飾華麗、雕龍畫鳳的寢臺【某些藝旦間的藝旦即可能有選擇性的陪客過夜的行為】。

日治時期艋舺的藝旦詩人王香禪就很有名,也是台灣的一位傑出的女性作家。

11.選茶婦

台灣北部產茶,每年所輸出的茶不下有數千斤之多。茶香濃郁,與日本宇治、狹山所產的茶,色澤味道稍有不同,然而品質相同,名稱叫做「烏龍茶」。美國人最喜歡喝這種茶,臺北大稻埕的茶房一棟又一棟,富豪相互對峙。揀茶時,多半由女性傭工來精選。這些揀茶的婦女不只是臺灣本地人,有的從福建的漳、泉諸州遠來的多有。一天工資從四、五錢到十五、六錢的銀兩,每朝三三五五成隊,輕移蓮步進入茶房,坐在小榻前揀茶。最多時可達五、六十人,少一點則是二、三十人。有少女、有老嫗,都穿著花色衣裳,婀娜多姿,花紅柳綠,實在是奇觀,比日本橫濱焙茶場的悶熱吵雜,實在有天壤的差別。

【評曰】日本的紡織、製絲、燐寸【製作可讓木材燃燒的黃燐】、焙茶等等工場,人數往往有千百人,並且工作的婦女大抵都出生於貧窮人家,服裝粗野,往往有命運可憐的人;臺灣揀茶的婦人卻相反。由她們的表現,就可以知道台灣茶商財力富饒的程度了。

【譯者評論】揀茶這個工作在21世紀初期的今天大概已經衰落了,即使還有這種工作,大概只能零零星星的存在吧,畢竟機器已經取代了它。但是在傳統上,這是無比重要的工作。

1956─1860年,兩次英法聯軍,清廷戰敗,迫使台灣的淡水開港通商,艋舺、大稻埕成為貨物起卸興盛的口岸。船隻大都停靠在大稻埕起卸,大稻埕漸成北部外貿商業中心。

當時歐美人士甚為喜愛烏龍茶,需求量大,大稻埕眾多茶行開始廣蒐臺灣北部茶葉,進行加工外銷。有名的洋行如義和、怡和、美時、德記、新華利等,大量收購茶葉輸往歐美,大稻埕茶市便旺盛起來,從清光緒年間而至日治時代,一直是個中翹楚。

茶葉在加工前必需以大量用人工將雜枝敗葉挑除。婦女在這方面做得比較細膩,所以揀茶工就以女性來擔任。大稻埕一年到頭,滿是勞作於各家茶行的揀茶女工。以1903年的調查報告來看,當時大小茶行近兩百間,繁忙時每日可雇用兩萬名的揀茶女。實是一大盛景。

揀茶工作每日約能有20、30錢的收入,能幫助了家計,也使得他們暫時走出家門工作,能與更多的女性接觸而談天說笑,乃是可以在外賺錢,獨立女性的先鋒。1903年發表《臺灣的過去與現在》一書的美國記者戴維森(J. W. Davidson,1872年-1933年﹞抵達大稻埕,曾這樣形容道:「外國人於夏月來到大稻埕,必為一大群女孩子日夜氾濫於街中吃驚了……她們的衣著是越漂亮越好,而化妝是細心的。頭髮常常是藝術的作品,以有強烈的芬芳之玉蘭花滿插於頭上,而腳是纏得小小的,她們準備閃耀給人們看……平均每日在大稻埕的茶女超過20,000人。」

12.賣淫婦
臺灣的婦人去賣淫的不少見。不過大抵都是有夫之婦才去做,處女就很稀少了;這是因為不但恐怕懷孕,而且忌憚污辱了名節。然而有夫之婦污辱名節,與無夫之婦污辱名節,不知道何者為輕,何者為重。當吾人細查裡面的隱情,就知道這不是她們願意去做的;有些可能是家裡貧窮沒錢養育小孩;有些則是為丈夫賺取抽鴉片煙的費用,實際的情形算是可堪哀憐了!
【評曰】世上以這種醜陋的事最厲害,大概也是因為男尊女卑的積弊所促成的吧歟?以及男性私慾自利的風氣所使然的吧?

【譯者評論】

清朝統治時期,全臺各大港口、熱鬧地區,都有酒館。妓院分成比較低等的「私娼寮」或比較高級的「藝旦間」,規模最盛的位於臺北艋舺大稻埕

日治時期,日本政府在各地設立遊廓共16處,這些地方附近由警局與醫院高度管制。漢人、日本人、朝鮮人都有經營,性工作者分成藝娼妓娼妓,有不同執照,價格不同。1910年全台16處遊廓確立,包含基隆田寮港遊廓淡水滬尾新厝街遊廓台北萬華遊廓新竹遊廓苗栗街遊廓、台中初音町遊廓……等等。

13.旅館
有人說臺灣沒有旅館,事實上並非沒有旅館,而是不堪住宿罷了。如今的臺北市,城的裡裡外外,住戶不下有七、八千戶,然而旅館卻甚少。偶而可以看到的旅館,裡面卻是鄙陋、窄小、不乾淨,如同日本所說的木賃宿【譯者注:江戶時期各街道宿場最便宜的旅館。旅館不提供食物,旅行者必須自炊甚至要自帶被褥。】所以臺灣人旅行,大抵都住在知心的朋友家·或者自己購買薪材、米糧來自己炊煮食,甚至還有人自己攜帶寢具、食器去旅行的。去年【譯者注:1895 年﹞,李鴻章到日本馬關談條約,滿車裝載寢臺、食器,當時聽到這種事,不禁大笑他的迂腐。現在遊歷台灣,才知道這是清國的習俗。日本的旅館制度,自古以來就完備;雖然在偏僻的寒酸村莊,都有旅舍。至於都市則是大廈高摟,一棟接著一棟,食膳或者是寢被,包括浴湯款待的僕人,凡是能用來款待安頓旅人心情的,無一不周全。假如臺灣人能旅遊到日本,住宿旅館,就會感到大大方便舒適了。
【評曰】臺灣人遊日本,第一個喜愛的是旅館的完備,第二個喜愛的是浴湯的乾淨,第三喜歡的是舟車的安全;其他可以喜愛可以愉快的還有很多。應該叫台灣人常常去遊日本,借此機會來觀光採風。

【譯者評論】清治台灣旅館的確相當缺乏,而且衛生都有問題;真正現代化的旅館設備和制度到日治時期才由日本傳進來。1900年,彰化秀才吳德功去台北參加總督府的「揚文會」,據他在《觀光日記》裡敘述,在旅程中,他幾乎都投宿在親戚朋友家,偶爾有一次在苗栗朋友為他找到了傳統小旅館,他如此說:「楊君為我代租了一個旅館,不很乾淨,就匆匆投宿,沒有辦法作選擇。」不過,當他來到了台北的稻新街,因為日本領台已經五年,新的旅館已經出現,他住進一個旅館裡,且描述了這個現代旅館說:「下午,吉野君帶領我們到稻新街﹝譯者注:大稻埕稻新街為今甘谷街,昔時是米商群聚的地方﹞,門上貼著學士公館紙條,役丁把行李搬到樓上。床鋪蚊帳都是新時代的設備,每床有紅氈五件。器具、洋燈、茶湯一體俱備,廚房伙食豐盛,頗有主人好賢之意而讓客人有賓至如歸的感覺。」

14.割烹
漢人的盛宴有號稱五味八珍,宴席前一丈見方擺滿食物的說法,我久聞其名,可惜不曾知道實情。到了台灣,登上所謂的「支那割烹樓」後,只見一個淡暗的房間,安放幾張破敗的桌子,坐在上頭頗缺乏一種風流雅韻的趣味。不過珍羞卻很多,一面吃著,一面有人勸酒,味道清脆又香氣濃郁。到最後碗盆排列在桌上,超過了五味八珍。當中最名貴的包括:燕巢、熊掌、鳳雛。大概一桌的價錢在八十餘元左右。西洋諸國一向以烹煮誇耀世界各國,然而最貴的不超過二十五元;日本則大約只有一半價錢。眼前一桌號稱八十元,名貴由此可知了。漢人史書說豎刁、易牙因為善於烹煮佳餚美味而蒙受天子的寵愛;由於口腹之慾,烹煮的人因此得志,這是有原因的。
【評曰】我曾遊歷清國,剛開始不習慣他們的飲食,感到痛苦;漸久以後卻感到胃口頗為舒適,體重也增加了,這是因為清國的食物多脂肪能滋補血液的緣故。日本自古號稱神國,卻多用蔬菜、魚肉來飲食,不喜歡吃獸肉,自以為這樣是清淨無垢;因襲久了,日本人的軀幹漸漸矮小,比較他國的強旺身軀愈遠。最近日本人翻然醒悟有這個弊病,才大力提倡肉食論,這也是一件可喜的事。
【譯者評論】在此文裡所值的五味八珍的確是比較名貴的。

至於日治時代台灣名菜則指有別於日本料理的酒樓宴席大菜,日人稱為台灣料理,大概就是:仙女轉盤、魷魚螺肉蒜、紅燒水魚﹝鱉﹞、蘆筍蟳羹、金錢蝦餅、雪白官燕、金銀燒豬、炒雞片、火腿冬瓜、掛爐燒鴨、鹹蛋四寶湯、白玉鳳眼、布袋雞、白玉圓棗、魯班鴨、文武過橋、豬腳魚翅等等。

15.紹興酒
台灣島中並沒有釀酒廠,酒類都必須仰賴對岸的清國賣來;當中最受歡迎的就是最。這種酒是紹興州所釀造的,盛在壺裡的久遠輸到四方八方;重量七、八斤,價格就八、九十錢。色澤類似麥酒,酒精含量比較淡泊,不見得就是好口味。不過臺灣人個人的酒量極少,大概不及日本人愛喝酒者的酒量三分之一;但是台灣人的一般食量卻遠超過日本人,這是當然的。臺灣人很善於用酒調理食物,而不拘哪種酒類;而且喝酒的人酒品溫和安靜,不像日本愛喝酒的人有那麼粗魯的酒態。
【評曰】喝酒如果不多,就不至於亂性;臺灣人就有這種習性!
【譯者評論】紹興酒可以直接喝飲外,台灣人也常用來調理食物。

原文言文
1.婦女濯衣
臺人不厭物之污穢。凡自飲食器具至家室井池,塵埃堆積、發異臭而不毫介意。且垢膩滿肌膚,不施沐浴,可怪矣!唯婦女濯衣裳甚勞,不問河水、池水,苟有水則洗濯衣類。今視其方,跪坐水邊,形如膝行,或磨擦石面、或棍棒打之,洗又洗、打又打,至微無塵埃而後止;其精苦可想矣。獨惜不擇水質而洗之;乾燥之後,尚帶異臭,是可厭耳!
評曰:聞臺人濯衣裳,豫貯尿水於桶中,和水而洗之,即膩垢容易除去;此事非虛誕。余在臺三年,民間之事,大抵悉之,未知此信否?或其誤聞歟?呵呵!

2.牛糞代炭
余曾讀竹添井井翁清國漫遊中所著棧雲峽雨日記者。翁宿僻邑旅舍,主人燒馬糞取暖。當時竊謂翁言虛矣。昨年遊澎湖島,島人畜牛以耕田,到處糞便堆積,農夫拾之塗牆壁,或乾燥以代炭。於是始信翁言不虛誕矣。
評曰:本邦之俗忌穢火,以為受神明之咎;故切戒污穢物,未曾投於火中。如毀屎糞,則夢想亦不及矣。
又曰:余曾遊此島。島中磽確,不生一木,皆仰之對岸。是以土人惜燃料如金玉,或掘草根充燃料。其以牛糞代炭,亦出於不得已。我邦樹林滿山,如薪炭視以為土塊。唯其習漸久,而濫伐之弊日益甚。人若知樹林之關國命重且大,則愛植之業,豈可忽諸乎!

3.牛背黑鳥
臺人飼水牛,或耕田野、或挽糖車。是以到處無不見之。水牛體軀肥大,雙角如開兩手,而性溫柔馴人。牧童一竿御之,不異羊豚。唯觀日人武裝者,驚駭怒角迫之。臺中縣兵士、憲兵為水牛之所觸負傷者,往往有焉。當其春風和熙、野草暢茂之時,悠悠步於瓏畝之間,黑鳥飛集於其脊,其風趣真使人動詩情。黑鳥似我鳥而小,啄牛背小蟲食之,是以水牛愛而不拂云。
評曰:水牛愛黑鳥,任其集戲;黑鳥恩水牛,啄其毛蟲。所謂相互征其利者。世之為政治家者,不可無水牛之度量也。

4.不潔
臺地市街,石壁瓦甍,丹碧彩色,奐焉巍焉,殆不讓泰西。唯街路狹隘,甃石凹凸,加之不潔堆積、溺水汜濫、豚鵝雜還,異臭撲鼻,使人發嘔吐,而臺人毫不顧。且家無廁圊,街路設一大廁場,人人對面了之,亦甚可厭。若使潔癖漢處之,則將何言。然邦人來本島以來,大致力於街衢清潔法,或新築溝渠、或填敷砂礫,一望坦然,車馬晏如。且新穿井,清泉噴出,可以洗暑熱、可以濯衣裳,比之昔日街衢塵埃縱橫之狀,其懸絕果何如!
評曰:清人勤儉貨殖之風,根於天性;寰宇間所在開市廛,獲巨利。是以國有餘財、民無菜色,是最可欽者。唯平生急於殖利而不顧衛生,處塵芥不潔之間而恬然。是歐米人士所厭忌,時有清人退斥之議,豈不為清人深惜乎哉!

5.尚古
臺人承清朝尚古之風,器物皆尚古卑新。曰:「此品雖巧妙,不甚古,不足貴也」曰:「此物雖不美麗,經年甚古,可以貴也」。凡裝飾器物及茶食器等,皆煤黑破壞而不改作,反有得色。然其物果古則猶可,未必古而呈煤垢者,是懈怠之所致,亦足恥矣!日人如書、畫、刀、劍、珠、玉皆尚古,或開古物展覽會,為考古之具。唯至衣、食、住之諸器具則尚新,修理之不使至古敗。且人之好尚,時時進化,昨年有聲譽者,今年則既失價;今月有好評,來月被冷遇者,往往有焉。隨而奢侈月熾,而醇樸之風日衰,可嘆耳。雖然,其所以好奇趨新者,適足以取彼長、補我短而致富強。一得一失,勢之所不可免,有識者宜致思也。
評曰:臺人尚古之風,即古聖賢之遺法,國帑不空乏者實在於此。唯墨守古道而不講新理,是以不能振大國之威力,常受屈辱。臺人其宜鑑矣!

6.錮婢質女
臺地民間之婢女,年迄三、四十,有猶未嫁者;甚則終身禁錮,髮白齒落,尚被轉售,一生以婢終者亦有焉。天地陰陽之道屬徒爾,人間配偶之理為空談。是因富豪者用無夫之女,便閨房之出入,一年又一年,遂至老憊,欲婚嫁誰樂而受之。又典質子女,借金於人,名曰媳婦。及破瓜年紀,為娼妓,從賤業。及二十歲以上,尚不得贖還者,比比皆然。夫媳婦者,為其子娶婦者始可謂媳婦。臺俗則不然。典質貴重人身,不知以背反天理,可謂陋矣!
評曰:日東有婢女,其一月所給,或一、二圓,或三、四圓;反其意抑錮之者殆稀。又娼妓從賤業,與俗相同。然約期借金,債解期來,則隨意放還,未見若臺俗之薄酷者;亦昭代之餘澤也!

7.婦人修飾
婦人修飾面貌,遠超日東。髮日必梳結之,面日必粉黛之。黃金耳環與白銀手環,燦然相映,頗有貴人之風。余始觀之,竊謂是都市婦人而然,至僻地山村則不然。後遊四方,所到婦女皆然,實可奇也。我婦女除富貴閨閣,若舞姬、娼婦之外,傅紅粉者甚稀。若夫田夫野人之婦,則蓬頭垢面,襤褸破履,與男子同勞作。蓋風尚異也。由是觀之,臺島婦人之多幸,而日東婦女不幸歟?抑亦臺灣男子之多幸,而內地男子不幸也?呵呵!
評曰:臺婦裝飾,衣裳非不競美麗,然風候溫暖,所襲概單衣薄縑,與我婦女重襲綾羅者相異。且不用束帶,是以其所費可知耳。唯至簪具、耳環等概以黃白,其價甚貴。至富豪婦女,頭飾具所費,不下千金云。

8.老婦花簪
婦女服裝,概用紅碧色綾羅,遠望之如霓裳。頭飾則花簪瓔珞,滿山皆花,老而不廢。唯寡居者則撤之,以為標識。余未知其理,觀老婦插花簪者以為病風者;後聞之,始驚其異風。
評曰:諺云:地異則風亦異,蓋此謂歟?

9.尚圓
臺俗婦女尚圓顏,而不貴長面。顏長者以前髮掩之。所謂曲眉、豐頰者是也。聞尚圓顏者、清朝之風;明朝以前則不然。徵古書畫,可以知也。且婦女不剃顏,以如我楊弓者;拔去顏毛,其狀似我打綿工者。是以肌膚滑澤,常帶豔色云。
評曰:愛圓而不悅長,不獨臺島,我亦近來漸為然。諺云:顏要如瓜實。瓜實者,是橢圓形也。今也,與泰西通,選婦先取其健康肥滿者,是以風尚漸變歟?

10.歌妓
臺島歌妓,猶我藝妓。芳紀自十二、三至十六、七,衣裝鮮麗,粉黛凝粹。先入席,則弦唱數番。及酒筵,與客周旋,獻酬隨意,毫無曲禮嬌情之態。且吹竹彈琴,輕妙自在,有如春鶯出谷者、有婀娜如蓮花者,夭嬌可愛。唯同客飲食、手拭涕鼻二事,稍屬異樣之觀耳。
評曰:與客同飲食,何妨?至以手拭涕鼻,則宜加改善者!非歟?

11.選茶婦
北方產茶,每歲所輸出不下數千斤。香味馥郁,與我宇治狹山所產,色味稍異,而氣品相若,名曰烏龍茶;米人最嗜之。臺北大稻埕茶房櫛比,富豪相峙。茶時,傭夥多婦女精選之。婦女不獨臺人,遠來於漳、泉諸州。一日賃銀自四、五錢至十五、六錢,每朝三三五五追隊,蓮步入茶房,坐小榻選之。多則五、六十人,少則二、三十人。有少艾、有老女,均皆花裝柳態,紅綠相半,實為奇觀。比之我橫濱焙茶場熱悶紛雜,啻雲泥也。
評曰:我紡績、制絲、燐寸、焙茶等之工場,不啻千百,而紅女大抵皆生貧家,粗服野裝,往往有可憐者。臺婦則反之。可以知財力之富贍矣。

12.賣淫婦
臺婦賣淫者亦多。而大抵有夫之婦為之,處女則甚稀;是不獨恐妊娠,且忌汙節也。然有夫之婦而汙節,與無夫之婦而汙節,未知其輕重也。深察其事情,固非好而為之;一則家貧而苦育兒、一則為夫得煙資,衷情亦可憫矣!
評曰:醜陋至此而窮,蓋亦男尊女卑之積弊歟?將熱望私利之餘習歟?

13.旅館
臺島無旅館。非無旅館,無足宿者也。今夫臺北市者,城之內外,戶不下七、八千,而旅館甚少。偶有之,陋隘不潔,如我所謂木賃宿。是以臺人旅行,大抵宿知友之家·或購薪米而自炊,甚則有攜寢具、食器而行者。客歲,李相之來我馬關媾和也,滿載寢臺、食器,當時聞之,大笑其迂。今遊此地,始知其習俗矣。內地旅館之制,自古完備;雖僻陬寒村,無不有旅舍。至都會則大廈高摟,鱗次櫛比,食膳寢被、浴湯侍婢,凡所以慰旅情者,莫不整且備。使臺人遊內地,宿旅館,則大感其便適矣。
評曰:臺人之遊本邦者,第一喜旅館之完備,第二喜浴湯之清淨,第三喜舟車之安全;其他可喜可樂者亦多。宜其頻頻來遊,以觀光採風也。

14割烹
五味八珍、食膳方丈,吾聞其名矣,而未知其實。到本島,登其所謂「支那割烹樓」者,淡暗之室,安敗桌數個,坐上頗乏風流韻雅。唯珍羞夥多,隨食隨侑,味脆而香腴。終則盂皿駢列於桌上,不啻五味八珍。其最貴品者:曰燕巢、曰熊掌、曰鳳雛。蓋一桌之價,八十餘金云。泰西諸邦以割烹誇世,而其最貴者不出二十五金;我則半之。今稱曰八十金,其貴可知耳。史稱豎刁、易牙以割烹蒙天子寵;口腹之俗,庖人得志,亦有以也。
評曰:吾遊清國者,初不慣飲食,苦之;漸久而適口腹,體量亦加重,以其多脂胞質而滋血液也。我邦自古稱神國,用蔬菜、魚肉,而不嗜獸肉,自以為清淨無垢;因襲日久,軀幹漸矮小,劣彼國人遠矣。近時翻然悟此弊,盛唱肉食論,是亦可喜矣。

15紹興酒
島中無釀家,飲料皆仰對岸;其最所嗜飲者為紹興酒。酒,紹興州所釀,盛壺遠輸四方;量凡七、八斤,價八、九十錢。色似麥酒,淡泊不適口。唯臺人酒量極少,概不及於我酒家三分之一;而食量則遠過之,宜矣。臺人措重於調理,而不拘酒類;且操行溫靜,不似我酒家粗豪之態。
評曰:酒唯無量,不及於亂;臺人有矣!



 

 

 

 

 

 

 

 

檢視次數: 265

意見

您必須是成員才能發表評論!

加入 台文戰線聯盟

© 2024   Created by 胡長松.   管理小組

成員徽章  |  報告問題  |  服務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