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文戰線聯盟

(Man with Violin, oil on canvas, by George Braque)

千年之深


我打開信封
看到一排牙齒
兒子的手
在上面彈奏
彈達利
彈羅卡
彈瑪莎.阿格麗希
十指與貓與紅酒杯
在空中飛揚

CN Tower的藍色光影
掃過白柱
安大略湖的落日
將雪花染紅
影子、鏡子,交織
俯衝而下的四十一樓
壓住小小的身軀
無法仰望

牙齒掉落
琴鍵崩解
我流淚
合上信封
深深一吻
想念
有千年之深



分享
上一篇文章
3 篇評論

陳秋白 4小時以前 的評論

這詩可觸發不同的靈感跟表現方式。

千年之深

我打開信封
看到一排牙齒
兒子的手
在上面彈奏
彈達利
彈羅卡
彈瑪莎.阿格麗希
空中飛揚著
十指與貓與紅酒杯

CN Tower的藍色光影
掃過白柱
將雪花染紅在
安大略湖的落日裡
影子、鏡子,鏡子、影子
交織俯衝而下
壓住我無法仰望的身軀

牙齒掉落
琴鍵掉落
影子掉落
鏡子掉落

千年之深的我的眼睛裡

張德本 1小時以前 的評論

試寫這個版本,證明有質素的詩,會當產生真濟種的美學形式。閣另外譯做台灣語的版本。

千年之深

我打開信封
看到一排牙齒
兒子的手
在上面彈奏
彈達利
彈羅卡
彈瑪莎.阿格麗希
空中飛揚
十指與貓和紅酒杯

CN Tower的藍色光影
掃過高樓白柱
安大略湖的落日
將雪花染紅
影子 鏡子 鏡子 影子
俯衝而下的四十一樓
壓住小小的身軀
無法仰望

牙齒掉落
琴鍵崩解
想念……
閤上信封
輕輕一吻
波動千年之深的湖光

千年之深

我打開批囊
看著一排喙齒
後生的手
佇頂面彈奏
彈達利
彈羅卡
彈瑪莎.阿格麗希
空中飛揚
十指佮貓和紅酒杯

CN Tower的藍色光影
掃過懸樓白柱
安大略湖的落日
將雪花染紅
影 鏡 鏡 影
位四十一樓向地面衝飛
硩著小小的身軀
無法度仰頭看

喙齒落落
琴鍵崩解
思念……
閤上批囊
輕輕仔唚
波動千年之深的湖光

檢視次數: 165

顏雪花Catherine Yen在1:43am對2009 十月 16的評論
我準備了素材,卻引動詩人拿起鏟子炒出一盤盤不同味道卻精緻的菜餚,這樣的文壇真令人感動與激賞。謝謝您們, 我會努力在詩的結構、語境裡下功夫,雖然我有滿腦子的idea及vision。
胡長松在11:20am對2009 十月 16的評論
精彩!我負責拍phok仔就好!

修正問題:

獨獨一个疑問佇這三句:

彈達利
彈羅卡
彈瑪莎.阿格麗希

我較看無三位藝術家囥佇遮的意思....罔問...
顏雪花Catherine Yen在11:49am對2009 十月 16的評論
刪除評論 長松,瑪莎.阿格麗希是超級鋼琴魔女,沒有那一派的音樂她不能或不會彈。 有一次她在紐約演出前,喝得醉醺醺,演出單位本要取消音樂會,但她上台照樣激情、熱烈演出,音準、力度、音樂性、詮釋美學無懈可擊,全場起立鼓掌久久久....那天她沒穿演出服 (一般都會穿件禮服),她老大姊只穿件稍滾花邊的淡色上衣,一件花寬裙,然後橫腰繫上一個大皮帶,還擠出胖胖的玉腹,但沒辦法,對才氣縱橫的她,你只能臣服。 她是我兒子的偶像,只要瑪莎在北美洲演出,我兒子會搭飛機跟她一齊移動,聽她每一場音樂會。這就是我詩中寫"彈瑪莎.阿格麗希" 的理由。 人為藝術的痴狂常令我感動,"米芾拜石" 的典故即其一, 人生的況味盡在其中,不過得過癮怎麼行?至少要期許自己"看盡人間絕色" ! 以此回覆我所有可愛的朋友。

把畫家、詩人、音樂家都拉到琴鍵上,他們透過琴鍵的對話,如雷貫耳,有笑聲、有爭執、有相互凝視的眼神, 我想,當我沉醉在彈奏的樂曲中時,我會看到他們耶!
胡長松在12:33pm對2009 十月 16的評論
了解矣, 按呢的排比確實趣味....
李秀在11:30pm對2009 十月 16的評論
有 "米芾拜石" 的狂痴是有必要, 特別在這紛擾的世間裡
李秀在11:23am對2009 十月 17的評論
提到這位仁姐「瑪莎.阿格麗希Martha Argerich」糗事可能一簍筐: 有一次在日本有場演奏會, 當她抵達日本機場, 發現日本太冷她不喜歡, 於是又乘原來飛机打道回府, 你想主辦單位多難堪, 因為門票都賣光了; 好幾年前曾到臺灣演奏,我兒子負責接待她, 兒子說所有藝術家的怪癖, 幾乎可以在她身上看到, 演奏會即將開始, 記者也都在門外等待, 這位老姐還在飯店慢條斯理, 要我兒子幫他選口紅…還有很多, 在此提出來只是感覺有才華的人,還真異乎尋常.
顏雪花Catherine Yen在8:26pm對2009 十月 18的評論
I heard a lot of Martha's stories from the professors of New England Conservatory, Boston, though they are private, thus she will be anyway a character of legend. I always admire her courage and power.

意見

您必須是成員才能發表評論!

加入 台文戰線聯盟

© 2019   Created by 胡長松.   管理小組

成員徽章  |  報告問題  |  服務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