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文戰線聯盟

中村櫻溪《涉濤集》白話翻譯一篇:〈登觀音山記〉

【題目】中村櫻溪《涉濤集》白話翻譯一篇:〈登觀音山記〉

◎宋澤萊

〈登觀音山記〉白話翻譯

台北這地方,四面都是山,彎彎曲曲起起伏伏,到了北方就漸漸高聳,觀音山與大屯山夾住淡水河相互對峙,高豎挺立成一道門戶。尤其觀音山聳立在海邊,登高眺望時所獲得的美景,超越了眾山。它的山脈包括了大大小小八、九個山峰,山腰則環著山崗丘陵,山巖谷地高深險阻,山巔上有很多大石頭,雜亂叢生的草木能埋沒人身;因此很少有人願意去攀登。

辛丑年【譯者註:1901年,明治34年】,同伴們相約嘗試去登峰一次,於是我們渡過淡水碼頭,越過了和尚洲,到了觀音山坡,再越過丘陵,進入溪谷,卻迷失了道路,經過一番的排除荊棘與砍伐茅草,終於來到了一座高崗上面,四周顯得空曠高敞。這時仰視觀音山脈,密集的山峯可以迫近藍天,不過仍然隔了一個溪谷才能到達。於是,我們走下來,沿著一個小路向前行,偶而看到野桃樹,清風徐徐吹來,簌簌地飄落的紅色桃花顯得很可愛,又看見紅色的杜鵑花,點綴在崖谷的石頭之間,紅艷得彷彿滴下的鮮血。還有幾十隻的山禽,先後都飛過來聚集成一塊,鳴音婉轉美好,彼此相互呼應,似乎是與旅人一起同樂來的。

先登上西峰,回看臺北的原野,商場與民房的影子遙遠地來到了雙眸裡。屈尺、三角湧一帶則是群峰層層疊疊,隱隱約約有如夏天的白雲。向東望去則是大屯山、七星山等,一片白雲繚繞,無法看到它們的頭部。向西望去則是緩丘一帶彷彿是一排女牆。直直望過去則是龜崙等山嶺,有如低低的土堆,又好像是蟻穴。再登上幾百步的地方,就看到道路邊有雜亂顏色的巨石,蔓生的草類蒙纏在上頭,茅草蘆葦密生在當中。這時已經抵達道路的終點了,於是扶杖站在這裡,就聽到鳥聲好像在啼叫春天,蟲聲好像在悲嘆秋天,也看到茅草好像由於冬天而枯黃,蒼蒼的樹木因為夏天而繁榮,總之使人無法判斷現在應該是四季的哪一季。此座山生產素心蘭,《廳志》裡有所記載,撥開草叢尋找,卻沒有找到,只見長有二尺左右的青竹絲蛇,全身都是綠色,盤纏在草上,見到人就想咬噬,這就是《府志》所稱含有劇毒的青竹鏢蛇,我們舉杖把它擊殺了。

離開此山之後,又攀上一座高峰,俯看眼前一片大海,綠波浩浩渺渺,無邊無際,眼界豁然開朗起來,感覺心神爽快。想要再前進到最高峰,恰巧碰到海風送來一陣雲霧,氾濫盈溢,蓬勃盛大,隨後雲霧逐漸集合,填滿山谷環繞山峰,片刻之間瀰漫四周,十步之外再也見不到人影,唯恐就要下雨了。我們馬上往下走,行過八里岔,抵達滬尾,坐上輪船逆水而上到了淡水之後就回家了。

雖然此行由於雲氣阻擋行程,未能抵達最高的峰頂上展開巨觀,心中有愧於昔日人士曾撥開南嶽衡山的雲霧,踏上未曾遊覽過的境域,去看一看蒼蒼的大水,聽一聽奇妙的琴聲,見一見奇異的花朵,一遊耳目的暢快;然而也足以叫人心胸舒服一整天了。那天是三月十日,同遊的人計有橋本武渥、美鈗太郎、前田孟雄。

【譯者評論】中村櫻溪攀爬觀音山有兩次,這次是1901年攀爬的記錄。這次他應該爬過了七、八個山峰中的兩個峰頭,但不是最高的那一個,再要去爬更高的一個時,被浩大的山霧阻擋了,因為怕有大雨,就匆匆下山。他很不甘心,所以到了1903年,又去爬一次,也寫成〈再登觀音山記〉一文做記錄。後一次攀登時,天氣就比較好了,而且一下子就爬到最高峰,視野變得異常壯闊,面對藍天大海與浩然山風,氣勢洶湧,與第一次〈登觀音山記〉這篇文章風味不同。

在第一次爬觀音山的這篇文章裡,最傑出的是描寫了雲氣如何瞬間抱住了山峰,填滿溪谷,讓人看不清十尺之外的人影,叫我們看到了大自然瞬間變臉的可怕。同時他也肯定了爬低海拔的觀音山﹝616公尺﹞,比高海拔的大屯山﹝1092公尺﹞要更有看頭,這是因為觀音山上的視野遼闊,能看到的眾山、汪洋與淡水河流域的平地景觀更多,視野裡的風景更壯闊美麗,這就是觀音山了不起的地方!

〈登觀音山記〉中溪櫻村原文言文

台北之地,四面皆山,蜿蟺起伏,至北方而漸高,觀音山與大遯山,夾淡水對峙,屹然成門戶,而觀音山介立海角,臨眺之美,特絕諸山,其山成大小八九峰,其麓擁崗陵,巖谷深阻,其巔多大石,蓁莽沒人,少登攀者。

歲之辛丑,同侶相約試一登,渡淡水津,過和尚洲,抵觀音山麓,踰邱陵,入溪谷,誤失路,排荊棘披茅茷,進出於高崗上,虛然高敞。仰視觀音山,攢峰摩天,猶隔一谿谷矣。乃降,由小徑而行,間見野桃,清風徐至,零紅簌簌可愛,又見紅杜鵑,點綴崖谷石間,腥血如滴。有山禽數十,先後飛集,其音巧好,如呼如應,似與遊者相樂。

先登其西峰,回顧臺北之野,市廛民屋,眇然及於雙眸。屈尺、三角湧群峰層疊,隱約若夏雲,東望大遯七星諸山,白雲繚繞,不見其頭。西則平邱一帶若女堞,直望龜崙諸嶺,如培塿,如蟻垤。又登數町,巨石壆犖,蔓草蒙絡其上,茅蘆密生其際。途窮矣,植杖而立,鳥聲呼春,蟲吟悲秋,黃茅冬枯,蒼樹夏榮,使人眩四時。山產素心蘭,載于廳志。披草覓之,無所獲,見竹蛇長二尺許,全身綠色,蟠纏草上,見人欲噬,府志所稱青竹鏢者尤毒,舉杖擊殺之。

還出山後,又攀一峰,俯臨溟渤,碧波浩渺,與天無際,眼界豁然,心神爽快。欲進至最高峰,會海風送雲,氾濫蓬勃,膚寸而合,填谷抱峰,頃刻瀰漫,十步之外不見人,恐將雨也。即降過八里岔抵滬尾,輪船泝淡水而返。

雖雲扉閟塞,不及極絕巔之巨觀,有愧於排衡嶽之雲,而蹈未遊之境,觀蒼瀾,聽奇琴,覩異花,遊目娛耳,亦足以舒一日之懷矣。時三月十日,同遊者為橋本武渥、美鈗太郎、前田孟雄。

觀音山空拍:

在觀音山的硬漢嶺看壯闊的四周!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jyXUHa9g7s&t=110s

 

檢視次數: 71

意見

您必須是成員才能發表評論!

加入 台文戰線聯盟

© 2023   Created by 胡長松.   管理小組

成員徽章  |  報告問題  |  服務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