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文戰線聯盟

中村櫻溪《涉濤續集》白話翻譯一篇〈記釣魚〉

【題目】中村櫻溪《涉濤續集》白話翻譯一篇〈記釣魚〉

◎宋澤萊譯

〈記釣魚〉白話翻譯

我客居在臺灣,因為不是編制裡固定的官員,責任比較輕省,閒暇時的生活格調緩慢遷延,任意放縱,無拘無束。有時入山去採集蘭花,或在溪邊垂釣,把它們當成休閒娛樂。釣友大概就是某些人,山友也有某些人,我穿上草鞋與野外衣服,拿一支魚竿就瀟灑地到了各處,常常相互牽手出遊。

新店溪就是《淡水廳志》所稱的「青潭溪」,發源於噶瑪蘭的邊界山中,經過平林尾、屈尺等地,蜿蜓曲折。向西北流到艋舺再與淡水河會合一起,它經過古亭村的地方,與我住的寓所相近;向西望則是枋寮【譯者注:今臺北中和區枋寮里】,溪流的外形蜿蜒曲折,某些段落看不見,某些段落看得見;向東望則是拳頭山【譯者注:今臺北文山區的舊地名,山形遠看似拳頭而得名】清澈的流水波浪翻湧,遠從新店、景尾【譯者注:即是景美】流過來,注入了石壁潭【譯者注:在今天臺北的寶藏巖寺附近】,匯流成轉動的迴流,下游則彎彎曲曲,高高低低,有平沙舖底的地方,也有亂石堆疊的地方,水深處的河水碧綠,水急處則沖激的水沸白,尤其適合釣魚。

溪裡的香魚喜愛吃飛蟲,釣魚的人就像鸛鳥站立在急湍中,用蚊頭鈎來釣它們。蚊頭鈎的製法是:使用彎勾的細針,裝上羽毛,用五彩顏色染色,再繫上白馬尾,連續不斷連結了七、八個,全部是一條長線,讓它浮在水上,用手拉著,等到所有鈎子都搖動時,看起來就像是許多的蜉蝣或蚊蠅,水中的魚就跳起來,吞食它們,裡面的玄機難以用語言說明,巧妙完全存乎釣魚者的手。

假如三、四月的時候,南風已經颳起風,香魚開始生長,僅有兩、三寸,特別喜愛吃魚鈎。等到連續大雨後放晴,熱氣就逐漸旺盛,雖然沒有綠樹翠竹的遮蔭,但是憑著水與風滲透衣服,身心就爽快起來,足以消掉溽潮溼悶熱所帶來的痛苦。

不久,秋風刷洗天地,大氣一下子顯得空靈深遠起來,四周圍的山脈好像被擦拭過一樣。溪流兩岸的芒花,盛大有如舖陳的白雪。正當這個時候,秋天的溪水漲起來,溪裡的魚兒漸漸肥美,拉上的釣竿顯得更重了。至於冬至過後,立春隨著到來,郊野就是一片芳草萋萋,油菜花開成一片金黃色,這時楊柳的花絮轉成白色,桃花落在暖暖的水流裡,游魚翻躍在河邊。此時,手上把著釣竿 往往一次就釣上兩、三尾。臺灣的冬季不明顯,溪裡的魚兒不會潛藏起來,所以常常上鉤,這就是一年中的大概情形。

有時我們也會在急湍的地方高舉釣竿,來到深潭,或者沿著水邊向前行,涉過水中的沙石,追逐振翅飛走的白鷺鷥,跟隨悠閒的沙鷗,優游了老半天,所有的事情都捨棄了,胸中一片開闊,頓悟了古人把心緒寄託在釣魚裡的高妙道理。等到日暮時收起釣線,郊野景色轉向青蒼,月亮已經由東山浮升上來,一面走一面吟起短詩,心情悠然暢快。釣友一旦碰面,就彼此拿出所釣到的魚兒給對方看看。回來寓所,煮好晚餐,備辦一壺酒後,歡欣地吃了一頓飽;再斟滿幾杯酒喝著,大家終於都醉倒了,不再記起自己是偏僻地方孤獨的旅人了。

我來臺灣,所以能戰勝瘴癘之氣,遠離疾病,免於無聊憔悴的禍患,使身體日益強健,當然不全是因為有這件樂事所導致,卻是不可以沒有這件事的記載,所以特別把一番經驗寫下來。至於採集蘭花的遊歷,那就更有一番的敘述了。

【譯者評論】這篇文章書寫了在新店溪釣香魚的經驗。臺北新店溪在日治時期盛產香魚,產量高過鰻魚、鯉魚的5倍、30倍以上,是非常重要的一種魚類。由於這種魚身上有一種果香,身價很高,故名香魚。中村櫻溪的這篇文章寫得好,寫實的筆法把新店溪的四季風景描寫得栩栩如生,不愧是大師手筆。不過,釣香魚的方法有很多種,他在文章理所寫的方法叫做「飛蠅釣」。

〈記釣魚〉中村櫻溪原文言文

余客於臺疆,官散責輕,暇則施施漫漫, 縱心任意,靡所抅束,採蘭於山,釣鮮於溪,以為娛樂。溪友則有某某,山友則有某某,草鞋野服,一竿飄然,時相拉而遊焉。

新店川淡志所稱青潭溪者也。發源於蘭界山中,經平林尾屈尺等處,蜿蜓曲折,西北流至艋舺而合淡水,而其過古亭村處,與余寓相近,西望枋寮,溪勢邐逶,或隱或見,東盻拳頭山,清流混混,遠自新店、景尾來,注石壁潭,交流成渦,其下屈曲高低,沙平石亂,深者湛碧, 激者沸白,尤宜于釣魚。

溪鰮喜食飛蟲,釣者鸛立湍中,用蚊頭鈎鈎之。其製,勾細鍼,裝以羽毛,五采染之,繫以白馬尾,累累連結七八箇,總以一長絲,浮水上而牽之,眾鈎皆搖,若蜉蝣若蚊蠅,游魚躍而吞之,其機難得而言,妙存于其人矣。 若乃三四月之際,薰風已至,香魚始生,尤喜餔鈎。其及霖雨新霽,祝融漸旺,雖綠樹翠竹之陰,而水風透衣,身心爽然,亦足以消溽暑蒸炎之苦矣。

既而商颷一刷,灝氣寥郭,四山如拭。兩岸爐花,浩然鋪白雪。當是時也,秋水方漲,溪鱗漸肥,上竿者更重,及南至既過,立春後至,芳草萋萋,菜金連黃,柳絮翻白,桃花水煖,游鱗躍灘,則一竿 併獲兩三尾。臺疆無冬令,溪魚不潛蟄,故常上鉤,此一歲中之大較也。

時或揭急湍,臨深潭,或沿涯而行,涉沙踰石,追振鷺,隨閑鷗,優游半日,百事皆遺,胸中曠然,悟古人託興釣魚之妙也。其及日暮收綸也,野色蒼然,月出東山,行吟小詩,心悠意暢,邂逅溪友,出所獲相示。還至寓舍,則晚餐已熟,壺酒方具,欣然一飽,滿酌數杯,玉山自頹,不復知其身之為窮裔孤客也。

余之來此,勝瘴癘、遠疾病,免於無寥憔悴之患,而軀益健者,非以有此樂耶!是不可無以記,故特記之。採蘭之遊,則更有述焉。

【深夜小聽歌】

釣香魚的方法應該有很多種,卻始終找不到中村櫻溪所說的特殊釣香魚方法的影片,底下這個「泳釣香魚」的方法也不是,不過影片值得看一看: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0dTA1AeynNk

 

檢視次數: 55

意見

您必須是成員才能發表評論!

加入 台文戰線聯盟

© 2023   Created by 胡長松.   管理小組

成員徽章  |  報告問題  |  服務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