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文戰線聯盟

陳金順 的部落格 -- 五月 2010 封存 (1)

Siraya少女的族群之眼

──小論方耀乾〈我是台窩灣擺擺〉







  咱知影詠史詩是一款無好寫的文體,內面必須同時兼顧歷史的演義佮詩的本質。若寫了無拄好,往往會成做單純舖排歷史材料,一點仔都無詩味的分行,這款顯例台語文學在來無缺欠。方耀乾是少數寫過詠史詩的台語詩人,伊的〈我是台窩灣擺擺〉(《方耀乾台語詩選》,台南:開朗雜誌,2007)嘛是台語文學裡少數予筆者印象khah深刻的詠史詩。我會按呢講,是伊這首詩佇2000年發表彼當時,台語文學裡猶罕得出現詠史詩,第二個理由是〈我是台窩灣擺擺〉是到目前為止極其少數以平埔族做主體的台語詠史詩。



  〈我是台窩灣擺擺〉的詩行攏總116 tsūa,分做九段。第一段以「?」開頭,第九段以「?」結尾收束;若無觀前顧後的讀者,減采會認為作者是咧kā眾人裝痟--的,家己都毋知答案矣,閣牽kah lò-lò長;其實,只要將這二段平平9… 繼續

陳金順於2010 五月 6 11:14pm添加 — 無評論

© 2019   Created by 胡長松.   管理小組

成員徽章  |  報告問題  |  服務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