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文戰線聯盟

胡長松 的部落格 -- 一月 2010 封存 (10)

生態的文學,文學的生態  /胡長松



【台文戰線第17期… 繼續

胡長松於2010 一月 26 10:36pm添加 — 1 篇評論

[轉貼]自由時報:雖「用情至深」 鄭邦鎮:如釋重負

雖「用情至深」 鄭邦鎮:如釋重負
自由時報 記者洪瑞琴/專訪 2010.1.21

為台灣文學館開創社區營造活力的鄭邦鎮,形容離開心情「用情至深、依依不捨」,但也欣慰任內留下許多感動。

強烈台灣本土意識的鄭邦鎮,未獲文建會留任,讓文化界感到遺憾,但他心情倒很自在,祝福新任館長任期10年以上,因為滾動石頭長不了青苔,文學館才能平穩發展。

他很欣慰與文學館同事共同奮鬥,累積文學館成長能力量,「都沒人想離開文學館,每個人都想進來」,證明自己帶領工作團隊愈做愈有勁。

文學館從冷清清的機構,到現在突破百萬人次參觀,並有市民固定每週或每月來報到,還與社區博感情,每檔活動超鮮活,都讓他深覺盡情發揮所長。

「如釋重負、若有所思」,鄭邦鎮說,文學館往前邁進、拓外發展,是證明台南人成就,選擇作自己主人,一起用行動支持台灣文學館生根台南、耕耘台灣、放眼世界。

胡長松於2010 一月 21 9:30am添加 — 無評論

半山路的花 The Flowers On The Midway Of A Mountain Road

半山路的花    胡長松



一群少年人行過花欉

彼抱紫攀佇山路邊

怹跤步放慢聽風佇胸仔喘喟

恬靜仔想:共花挽落來定著愛有代價



路途真遠,人生的半山路

毋是拄開始嘛毋是tioh欲結束

停步也毋是,毋停步也毋是

這tshinn5風的薄紗仔敢是咱走揣的性命?



前行者的身影斡過山谷已經無khùaⁿ--ì

聽講是怹挽花的雙手捌予花傷著

為著薄紗仔內面常在有刺tshak的芯

到tann血裡猶是大火底燒



到tann,花的野芳原在

只是花時若過,lian去的花蕾閣tshun啥物?

衫若褪掉,赤裸的肉體閣tshun啥物?

怹的確知影:共花挽落來無挽落來定著攏有代價



怹講:

共挽落來,為著花的身價

共挽落來,為著土的名聲



2008/12/4





The Flowers On The Midway Of A… 繼續

胡長松於2010 一月 20 6:00pm添加 — 無評論

阮的筆是翼 Our Pens Are Being Wings



阮的筆是槍

彈槍毋是因為殘忍



阮的筆是刀

收刀毋是因為軟弱



阮的筆是船桅

佇受威脅的夜海指對

向望的星

聽候風khau來的時

撐開飽腹的船帆

彼,是阮堅持

的力度



阮的筆是翼

歡喜抑悲傷

攏tshuā阮飛轉去

無槍聲嘛無刀影

溫暖恬靜的田園故鄉





Our Pens Are Being Wings

/Tiong-siong Oo



Our pens are being a gun

To fire is not due to cruelty



Our pens are being a knife

To sheathe is not due to weakness



Our pens are being a mast

On the…
繼續

胡長松於2010 一月 18 4:30pm添加 — 2 篇評論

Kxn! 按呢的國家: 非法獻花

維基百科的新名詞: 非法獻花…



繼續

胡長松於2010 一月 15 9:52am添加 — 無評論

遐位Ketagalan駛來的

遐位Ketagalan駛來的

/胡長松



船大隻細隻來來去去

有帆的大船佮無帆的小船

佇港口

嘛有位巴達微亞來的

有芳料佮荷蘭銀的彼款船

欲共木材佮鹿仔皮載走的彼款懸懸的戰船

今目一nih,搶奪者載一群奴

位佔領的Ketagalan

駛來故鄉的港口

平時仔怹感覺無水的港口

這馬煞充滿歡喜的歌聲

彼群奴坐佇予鹿仔圍咧的水中島彈Gi-tah

小等咧欲共阮的鹿仔皮載走

親像遐古早的戰船



2009/12/6 原題「港口,故鄉」

2010/1/6 改



Those Who Ship from Ketagalan

/Tiongsiong Oo



Different sizes of ship,

windjammers and boats passed in… 繼續

胡長松於2010 一月 13 12:30am添加 — 無評論

佇東海岸 At East Coast

佇東海岸

/… 繼續

胡長松於2010 一月 11 4:00pm添加 — 無評論

90年粒積的力量: 鍾逸人《辛酸六十年》新冊發表會

90歲的時咱可能咧創啥?



有人是咧開新冊發表會。這个人就是二二八事件的時,中部二七部隊的部隊長鍾逸人。

聽著伊講話的大聲嗽,有力、堅定,彼種精神,予後輩敬佩。袂赴參加新冊發表會的,緊向前衛出版社買來看,《辛酸六十年》,這馬出第三冊,新版的第一、二冊嘛有加註解,一定愛看!…





2010-1-9鍾逸人新書發表會 繼續

胡長松於2010 一月 10 1:37pm添加 — 1 篇評論

下課時間 A Breaktime

下課時間



19冬前

學校紅牆仔邊

彼隻蹉跎馬仔e懸度

我已經講未出來

干擔會記

偎晝e下課時間

我坐值頂懸

目睭看著牆仔頭

一抱 白色e草花



我看著牆仔外面

兩個查某人

頭巾包咧

值彼條新舖e點仔膠路裡

耙粟仔



日光蒸起來

遐 一壟一壟e

金黃色e粟仔

親像流動e熱湧 滾絞

阿彼兩個矮篤矮篤e人影

嘛漸漸融值內底



其中一個

是我e媽媽



槓鐘e時

伊遠遠對我揚手

喊我入去教室

上課



2001.11.16





A Breaktime

/ Tiongsiong Oo



I just can not… 繼續

胡長松於2010 一月 9 1:30am添加 — 3 篇評論

山.崁   /胡長松



樹頭已經歪去矣

透早6點17分,閣3分鐘

山,伊咧等



「引擎kauh過水堀仔,佳哉無tiāⁿ去,恁先落車,我閣轉去載人出來。」

「阿芬啊,ham來食,我糜khòng好矣。」「小等,我雨幔先褪落。」

「發仔,去看覓咧,後尾門有淹水無?」「欲看妳家己去啦,我當好睏。」

「電視講按怎?」「就無電矣nái有電視?昨昏講林邊淹大水。」

「昨暝叫阿明mài去上班伊就欲去,實在有夠戇面。」「袂啦,阿母,

我有共講,若風雨大,早起先mài轉來。」

「阿爸,是按怎彼隻狗直直吠?」「風傷透啦,我看伊可能著青驚矣。」

「布篷我崁好矣。Hó͘!抵才khuáiⁿ公園的看板攏裂去矣。」

「夭壽骨!按呢今年祭典欲按怎?」

「木仔,你nái閣斡入門欲代?」「我錢袋仔袂記提矣,

中晝,我會包飯包轉來。閣有,妳小等咧去共鳳姨仔

講──



雨繼續落

6點20分,時

到矣



Piáng… 繼續

胡長松於2010 一月 5 10:38pm添加 — 無評論

© 2019   Created by 胡長松.   管理小組

成員徽章  |  報告問題  |  服務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