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文戰線聯盟

顏雪花Catherine Yen 的部落格 -- 十二月 2010 封存 (6)

詩 The Poetry

(Dante and Beatrice gaze upon the highest heaven, by Gustav Dore 1832-1886)





(華文)



一首詩 只是

用你的雙手 輕輕捧著

孩子如鴿子晶透眼神的臉頰

壓低你的呼吸 以免

驚動一隻飛蛾的翅 耳語說:

「看」



一首詩 只是

用你的雙拳 重重擊向

在青銅騎士座下灑野的矯情與僭越

用你如雷的聲音 清掃

一個消退的世界

用新的手指 指向遠方





(台文)



一首詩 只是

用你的雙手… 繼續

顏雪花Catherine Yen於2010 十二月 16 4:00pm添加 — 無評論

ACC亞洲文化協會南三三小集 西班牙深度建築、美術之旅 Oct. 2010

(Catalonia is not Spain)



(In La Rioja)



(Sculpture in Barcelona Exposition)





(Gaudi's Temple de la…

繼續

顏雪花Catherine Yen於2010 十二月 8 12:30am添加 — 無評論

跳上哥倫布之船的柴山少年:胡長松



(轉載自國藝會 — 藝企網)



跳上哥倫布之船的柴山少年:胡長松



文:王慈憶 圖:胡長松…

繼續

顏雪花Catherine Yen於2010 十二月 7 3:30pm添加 — 無評論

空 The Void

(wind from the sea,. by Andrew Wyeth , water color)



空 (台文)

動物的本能

包括死亡

攏比人kah強

Kah真誠

In從來袂笑

除了搖著 In的尾仔

目睭充滿悲哀

露出末日的預感



人類傾向欺騙家己

Ho家己的目睭

閃爍著小寡歡喜的光芒

Kah四周圍所有必然的消逝攏拍霧去

世間人生著一對友愛佮仇恨的手

友愛的手an an kah互相扭住e

仇恨的手… 繼續

顏雪花Catherine Yen於2010 十二月 7 12:00am添加 — 無評論

知識份子、詩人與詩



Carnival evening, oil painting by Henri Rousseau)

 

 

知識份子、詩人與詩



我常常問朋友何謂「知識份子」(The Intelligentsia),也問他們認不認為自己是知識份子?這些大學畢業以上的人,都自認自己是「知識份子」;他們也許是具有學術與專業背景的知識者,但缺乏對社會進言並參與公共事務的行動,也不具批判精神和道義擔當的理想,我覺得在撥亂反正的時代,自認是「知識份子」者要深刻反省並自我期許更深一些,因僅具備學術背景和專業素質只能稱為Academic or knowledgeable,我不認同這種人是The…

繼續

顏雪花Catherine Yen於2010 十二月 6 12:00am添加 — 2 篇評論

吠犬 The Barking Dog

(A photo exhibited in Barcelona Caixa Forum)





吠犬



一隻狗對草地上的風狂吠

凝視某種靈魂

雞、犬、風或土壤?

一種殘餘

囚禁在深淵的牆裡



無名的草

穿過不同的軀殼

轉化 再生

再生無限可能

半由憎 半由奇異的愛



塵土中拾起名字

為了掉落的音符

灰色石榴的籽

在頭骨上

雕刻成泥土與風



The Barking Dog



A dog barked at the wind on the grass

Stare at a certain soul

Chicken, dog, wind, or…

繼續

顏雪花Catherine Yen於2010 十二月 3 12:30am添加 — 1 篇評論

© 2019   Created by 胡長松.   管理小組

成員徽章  |  報告問題  |  服務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