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文戰線聯盟

二月 2018 部落格文章 (7)

【題目】西川滿的帝國擴張小說《台灣縱貫鐵道》

【題目】西川滿的帝國擴張小說《台灣縱貫鐵道》

◎宋澤萊執筆

─、標準的浪漫傳奇文學:

我說過:所謂浪漫傳奇文學就是一種戰鬥的文學,文學理的重要的人物擁有一種不凡的理想,並且緊緊盯住這個理想,為這個理想奔赴千里,進入異鄉或不熟悉的處境中,拋頭顱灑熱血。故事往往是一種旅程,分成出發、戰鬥、歸回三階段,最後當然是克敵制勝,達成任務。在浪漫傳奇文學裡,最引人注目的無非是文學裡的人物如何克服環境、與敵搏鬥、征服蠻人。文學裡的重要人物就是英雄,能忍受一切,智勇雙全。

以這個觀點來看,西川滿所寫的《台灣縱貫鐵路》這本長篇小說是最符合這個定義的小說。



二、作者介紹:

西川滿(にしかわ・みつる,1908年-1999年),生於日本福島縣會津若松市。…

繼續

宋澤萊於2018 二月 20 10:30pm添加 — 無評論

【題目】佐藤春夫的鬼魂小說〈女誡扇綺譚〉

【題目】佐藤春夫的鬼魂小說〈女誡扇綺譚〉



一、日治時代的浪漫傳奇文學…

繼續

宋澤萊於2018 二月 12 11:22am添加 — 無評論

【題目】K的小說〈春城的重逢〉 ──簡介自然主義文學【Naturalistic literature】在台灣的流播

【題目】K的小說〈春城的重逢〉

──簡介自然主義文學【Naturalistic…

繼續

宋澤萊於2018 二月 12 11:20am添加 — 無評論

【題目】林文義的長篇小說《北風之南》

【題目】林文義的長篇小說《北風之南》

──談林文義與日本自然主義作家國木田獨步的文字技巧

◎宋澤萊執筆

在台灣的文學家之中,林文義的存在是一種獨特性的存在。



通常,台灣許多有名的文學家都需要靠著不斷的宣傳,才能維繫他的聲名於不墜。透過了報章、雜誌、影視打廣告是一種普遍的方法;另外就是向當權靠攏,趨炎附勢,引人注目,也是一個辦法;另外比較下等的就是分宗立派,打壓異己,不斷自我吹噓,也算是一個好方法。



這些林文義都不做!



他一向對自己的作品沉默,不太提到自己的作品。在這個沽名釣譽、崇尚虛名的社會裡,就容易受到漠視。不明究裡的文學院學甚至都很少研究他的作品,好像不把他的四十本左右的文學創作看在眼內!

●…

繼續

宋澤萊於2018 二月 12 11:17am添加 — 無評論

【題目】回憶楊逵

【題目】回憶楊逵

──讀楊翠寫的楊逵傳:《永不放棄》有感

◎宋澤萊執筆

炎熱的暑期,在雲林縣的鄉下老家讀著楊翠最近完成的著作《永不放棄》,覺得很有意思。



颱風剛過的這幾天,雖然溫度如此之高,但是在午後總會下一陣雨。台灣的夏天總是「一雨成秋」,剛下完雨後,天氣就涼爽起來。我會趁這個機會,在村內村外,鄰居左右做一個散步。此時陽光破雲而出,萬物變得非常乾淨,田野草木青青,農舍的紅牆灰瓦發亮,放了水的廣闊農田反照天空雲影,遠處的中央山脈隱約可見,大地彷彿一幅絕佳的水彩風景畫。庭院前面,堂叔所住的那排五十年以上壽命的頹圮矮屋還滴著雨水;右側高大的芒果樹林生意盎然,翠綠的枝葉大半在高空連成一片,有些低垂到灰色的屋瓦來,與地上永不修剪的繞屋草木相互呼應;飛鳥不斷在林子裡叫著,尚且還有兩隻鶿鷺不斷在雨水未乾的屋瓦上跳躍。雖是從小就看慣的風景,也不覺得膩。之後,就回到屋旁的鐵皮棚,繼續看《永不氣餒》。



楊翠的這本《永不放棄》不斷帶著我回到了1975年夏天的東海花園。當時它在東海大學的對面,被遮蓋在一片翠綠的草木之中。大學剛畢業的我在東…

繼續

宋澤萊於2018 二月 12 11:15am添加 — 無評論

【題目】未來啟示錄:沒有覃狀雲的核戰

【題目】未來啟示錄:沒有覃狀雲的核戰

──記K的一個噩夢

◎宋澤萊執筆

午夜,K驚醒過來,才知道他做了一個噩夢。



夢是雜亂的,充滿了爆破與強光的夢。因為不知道該怎麼釐清細節,只能說這是一個混亂成一團的夢,勉強來說就是一個沒有覃狀雲的核戰的夢!



K已經進入老年,卻仍然與一般的年輕人做了科幻的夢,不免暗中笑起自己荒謬的愚行了。



夢的細節難以描述,只能略說故事的梗概於下:



那時,已經是公元2050年。



龐大的地球各國之間的合縱連橫,已經因為三次核戰的相互攻擊,重整又崩潰、崩潰又重整。當時,便宜的核彈遍佈全球,有時人們在不經意中,竟然能在被廢棄的大街上撿到被遺棄的小型核彈。



人類壽命縮短,卻沒有悔意。有錢人已經轉移居住到地底下,在地底修築巨大的城市,隨時準備躲避第四度世界性的核戰與不定時的區域性核彈戰爭。



另外當然還有低端人口就住在地面上,他們發明了絕好的防護衣,可以避免放射線的侵害,有些防護衣設計相當出色,每年都舉辦比賽,形…

繼續

宋澤萊於2018 二月 12 11:09am添加 — 無評論

【題目】東年的短篇小說〈最後的月亮〉:用暴力維持台灣社會秩序的那個人!

【題目】東年的短篇小說〈最後的月亮〉:用暴力維持台灣社會秩序的那個人!

──並論東年文學的哲學:資源有限觀

◎宋澤萊執筆

東年從事小說創作到現在超過40年。



他是戰後台灣最具深度的自然主義小說家。



甚麼是自然主義呢?

所謂自然主義的「自然」這兩個字,並不是指我們看到的「大自然」。而是指生物學家達爾文所揭示的「物競天擇,適者生存」的這個自然法則的原理來說的。

●也就是說,人難免都在某個環境的限定底下過活,假如適應良好的話,就可以生存下來;假如是適應不良的話,就被淘汰了。

自然主義文學就是達爾文思想的文藝化!



在文學史上,揭示環境壓力過大,人終而被壓垮的文學,以挪威劇作家易卜生【Henrik Johan Ibsen,1828-1906年】與法國小說家左拉【[e.mil…

繼續

宋澤萊於2018 二月 12 11:06am添加 — 無評論

按月存檔

2019

2018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

2010

2009

1999

© 2019   Created by 胡長松.   管理小組

成員徽章  |  報告問題  |  服務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