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文戰線聯盟

顏雪花Catherine Yen 的部落格 -- 十月 2009 封存 (27)

印尼古典舞者─馬丁尼‧密羅陀 Martini Miroto

(Miroto's dance:Panji performed in ACC night)



(Photo of Miroto)



I want to write something about Miroto's dance... where I ponder if I can find the right words to describe that dance and the man?



五月二十七日,亞洲文化協會(ACC)為協助台灣藝術家得以在關鍵時刻出國進修、研習或駐村,北三三及南三三小集傾力舉辦「非凡舞蹈之夜」,邀請受獎舞者為募款晚會而舞,印尼國寶舞者Miroto的最後一支舞… 繼續

顏雪花Catherine Yen於2009 十月 28 1:14pm添加 — 無評論

Acclaim to French Photographer- Yann Arthus-Bertrand (亞瑟斯‧貝童)

(Air Port Tarmac)



(Dromedary Caravans_Niger)



The French greatest photogrpher, Yann Arthus-Bertrand had taken series of photographs such as "Earth from Above", "Horses" etc. The former one is especially amazing in recording of the earth from above by 365 days. Yann is not only taken the fantastic and gorgeous pictures but also make a record as "The earth in numbers" that we can view how… 繼續

顏雪花Catherine Yen於2009 十月 28 1:10pm添加 — 無評論

輝煌年代──「由狄亞基列夫芭蕾舞團至史特拉汶斯基及巡迴展覽畫派」

(photo of Stravinsky & Nijinsky)

(oil painting of Diaghilev and Nanny)

(Seated Demon, Vrubel)

(Peasant Girl by F. Malyavin)





輝煌年代──「由狄亞基列夫芭蕾舞團至史特拉汶斯基及巡迴展覽畫派」



背景

十九世紀後半葉的俄國,自克里米亞戰爭(1853-1856)以後,人民在農奴制度改革下,文化領域亦開始覺醒,在自然科學方面,出現了謝切諾夫(生物學)、彼羅果夫(外科醫學) 和門德列耶夫(化學)… 繼續

顏雪花Catherine Yen於2009 十月 28 1:06pm添加 — 無評論

「少許灰燼」─寫達利、羅卡與布紐爾(Little Ashes)

(Apparition of a face and fruits dish on the beach, 1938)

(Still life by the light of the moon, 1927)





「少許灰燼」─寫達利、羅卡與布紐爾



1922年,當畫家達利(Salvador Dali 1904-1989)、導演路易士‧布紐爾(Luis Bunuel 1900-1983) 與詩人加西亞‧羅卡(Federico Garcia Lorca1898-1936) 相遇的那一刻,天才的能量終於肆無忌憚地迸發而出,藝術也因此變得不一樣。



一部由導演保羅‧莫里森(Paul Morrison)拍攝並即將發行的電影「少許灰燼」(Little Ashes),英文片名即取自達利的一幅畫作“Little… 繼續

顏雪花Catherine Yen於2009 十月 28 12:49pm添加 — 無評論

仇人與恩人

(photo Cottage window)



IBM 老同事傳來下面頗值玩味的人生故事──有人以一生"不悔的信念"、"正向的思考" 與 "積極的態度" 終能圓滿自己的志業;信念是一種虔誠而昂貴的決心與定念,念茲在茲,僅管寂寞,它默然陪伴,並且專斷、勇敢十足。天上的一雙眼啊!總心知肚明地牽引你....., 這是生命最極致的微妙。─ Catherine



《仇人與恩人》



大學剛畢業的時候,某電視公司請我去主持個特別節目,

那節目的導播看我文章不錯,又要我兼編劇。

可是當節目做完,領酬勞的時候,

導播不但不給我編劇費,

還扣我一半的主持費。



他把收據交給我說:

『你簽收一千六,但我只能給你八百,因為節目透支了。』



我當時沒吭聲,照簽了,心想… 繼續

顏雪花Catherine Yen於2009 十月 28 12:44pm添加 — 無評論

好朋友間的愛重之情

(Rose Bud)



《好朋友間的愛重之情》



瑞典漢學家,七十七歲的林西莉女士(Cecilia Lindqvist)於四月一日來台發表新書「林西莉古琴的故事」,暢談失落已久的古琴音樂典故。這段新聞勾起我對「好朋友間愛重之情」的感動。



上月初的某日早上,在我庭院的汽車上發現一本書,打開誠品書局的紙袋,裡頭的書就是「林西莉古琴的故事」,我頓感狐疑,怎麼有人知道我喜歡古琴音樂?又未留片言隻句,但我就如此快樂、感動地隨著林西莉的足跡遍走六O年代頹廢、殘破的北京,觀想其戮力追尋中國古琴音樂的毅力及深情,花了三天讀完此頗為深奧的書,心想,誰送我此書呢?這一定是位「愛重」我的朋友送的,隔一日忽接到畫家好友昌明來電,問我有沒有收到一本書,原來他當日清晨路過我家,將此書擺下就離開了。



另位好友─Young Young… 繼續

顏雪花Catherine Yen於2009 十月 28 12:40pm添加 — 無評論

英國作曲家布禮登的最後一齣歌劇「魂斷威尼斯」

(Movie by Visconti, cast,Dirk Borgarde )

(photo of B.Britten)

(photo of Thomas Mann)



英國作曲家布禮登的最後一齣歌劇「魂斷威尼斯」



「魂斷威尼斯」是班傑明‧布禮登(Benjamin Britten, 1913-1976) 的第十六齣歌劇,於一九七三年的六月十六日在英國的斯內普 莫爾廷( Snape Maltings)舉行首演。 他於一九七O年開始著手研究湯瑪斯‧曼(Thomas Mann 1875-1955)同名的這本小說(novella),並接觸戈羅‧曼(Golo Mann)─… 繼續

顏雪花Catherine Yen於2009 十月 28 12:36pm添加 — 無評論

誰領風騷?淺談畢卡索、克利及其他

"Golden Fish by Paul Klee"

"Cavalier by Marino Marini"

"Melancholy and Mystery by Chirico"



誰領風騷?淺談畢卡索、克利及其他



英國學者赫伯瑞德在1964年時,評論十九、二十世紀西洋美術變化之大,主要原因有二:



一是藝術交流,二是接受異國文化(Exotic Culture),後者是指受到希臘、羅馬、歐洲宗教、貴族藝術傳統之外的「影響」,其源有七:東方文化、非洲及太平洋土著藝術、樸拙之素人(L’Art… 繼續

顏雪花Catherine Yen於2009 十月 28 12:30pm添加 — 無評論

法國象徵派詩與歌曲

波特萊爾

馬拉美

魏倫(painted by 顧爾培 Coubert)



法國象徵派詩與歌曲



波特萊爾(Baudelaire 1821-1867)、魏倫(Verlaine 1844-1896)、瑪拉美(Stephane Mallarme 1842-1898) 等被稱為法國的象徵派詩人。杜帕克(Henri Duparc 1848-1933)、佛瑞(Gabriel Faure1845-1924)、德步西(Claude Debussy 1862-1918)、 布雷茲(Pierre Boulez 1925-)等人根據他們的詩譜成不少動人的歌曲,而這些歌曲也成為文學與音樂結合的諸多成果之一。



杜帕克曾根據波特萊爾的詩譜成「旅程的誘惑」 及「前世」(My… 繼續

顏雪花Catherine Yen於2009 十月 28 12:27pm添加 — 無評論

"分開的人" -- Marceline Desbordes-Valmore 的詩與歌

(Welcome Home)



"分開的人" -- Marceline Desbordes-Valmore 的詩與歌



這是我生命中很重要的一個人送給我的歌,Marceline的遭遇讓我看到她靈魂深處最令人顫動的部份;每個人都可以選擇把心靈最深的那部份貼放在那裡; 因為孤寂,所以世界上有歌、有淚、有詩人、有藝術家、有鄧肯般的舞者。 有時候「沉默」是對一個藝術家最深、最大的禮敬──尤其是對Marceline的一生。-- Catherine



Marceline Desbordes-Valmore… 繼續

顏雪花Catherine Yen於2009 十月 26 9:10pm添加 — 無評論

羅美雪妮黛的"海倫之歌 "─The Tragic Movie Queen-Romy Schneider

(Romy in Visconti's movie_Ludwig II, 1972)

The Tragic Movie Queen-Romy Schneider



奧地利影星羅美雪妮黛 (Romy Schneider)已逝世二十多年(1938-1982),一個集美貌、才華、悲劇於一身、令人非常難忘的國際巨星。



讀小學時,曾在台南西門路的〝延平戲院〞第一次看到了羅美雪妮黛的電影──『我愛西施』(Sissi, Forever My Love),那時還不懂 Sissi 與奧國皇室的背景,只知她那一雙美麗、矇矓,澄澈如湖水的藍色眼睛讓我深深著迷,我以鉛筆信手畫來的那雙眼睛被好多同學搶著要!我現在仍可畫出她的眼神,想到她,心情仍婉惜、不捨。



她最有名的羅曼史就是與法國影星亞蘭德倫的一段情,雖與之訂婚,但亞蘭德倫背棄了她,後來經過兩次婚姻,第一任丈夫是德國導演,但自殺身亡,他倆的幼子 David 在… 繼續

顏雪花Catherine Yen於2009 十月 26 2:30pm添加 — 無評論

馬奎斯的『十四生活箴言』

(National Ballet of… 繼續

顏雪花Catherine Yen於2009 十月 25 2:04pm添加 — 1 篇評論

喀麥隆的護照 (Terricotta Mask from Cameroon)







喀麥隆的護照 (Terricotta Mask from Cameroon)



兩年前,我在 Art Net 認識瑞士的藝術家,克麗絲仃‧法蘭奎恩女士(Christiane Franquin),她對非洲文物情有獨鍾,並做系列收藏,我由她處購得十五件有趣的小型陶土面具,此即喀麥隆境內所使用的護照(pass port)。



十九世紀初,這種小型陶土面具在 喀麥隆西北方的Bamoun部落被用來當做護照;在國境內旅行,它是辨識身份的物件,每個村莊或部落有其獨特 、各具色彩與形式的面具,此制度一直實行到二十世紀中葉,喀麥隆獨立為止。



每個護照的大小約為 12 x 8… 繼續

顏雪花Catherine Yen於2009 十月 25 12:28pm添加 — 無評論

死中之生

(The Uprising, oil on canvas, Honore Daumier,… 繼續

顏雪花Catherine Yen於2009 十月 24 1:22pm添加 — 3 篇評論

覽鏡觀心

《作品5-8 (4)》

《作品I3-14(1)》







此文係對藝術家陳奇相先生作品的評論,於2008年中旬發表於他個人的部落格, 2009年刊登於"藝術家"雜誌。 陳奇相部落格:… 繼續

顏雪花Catherine Yen於2009 十月 22 11:30pm添加 — 3 篇評論

歐西里斯的陽根

(Osiris and Isis)

(Writing as Art)



歐西里斯的陽根





沙灘

歐西里斯的身軀

陷入塵雪

無聲的足跡走過

石縫中飛揚

沉默的髮絲



左腳 右腳

海水翻湧

右手… 繼續

顏雪花Catherine Yen於2009 十月 19 12:30am添加 — 無評論

睡著的瑪哈

(Tamara in Coffin, water color, by Michail Vrubel)



睡著的瑪哈



沿著棺木

做最後的巡禮

拭淚的行列

黑紗與白玫瑰在視線裡沉默對話

那睡著的瑪哈



忽然,我看見

她嘴角笑了一下

我心驚 ,眼睛睜亮

聆聽” 莫斯科的寒夜”

一顆水晶球飄向圓頂的天窗

輕輕在教堂升起

與音樂凝結



她在土穴中奔逃

丟掉黑紗

丟掉白玫瑰

粉紅的臉頰

興奮、汗水淋漓

她的靈魂飛奔

奔向詩人的情人

在天際等她

她將手邊唯一的披紗

覆在上弦月

睡著

唯恐月亮著涼







4…

繼續

顏雪花Catherine Yen於2009 十月 16 2:00am添加 — 1 篇評論

千年之深

(Man with Violin, oil on canvas, by George Braque)



千年之深





我打開信封

看到一排牙齒

兒子的手

在上面彈奏

彈達利

彈羅卡

彈瑪莎.阿格麗希

十指與貓與紅酒杯

在空中飛揚



CN Tower的藍色光影

掃過白柱

安大略湖的落日

將雪花染紅

影子、鏡子,交織

俯衝而下的四十一樓

壓住小小的身軀

無法仰望



牙齒掉落

琴鍵崩解

我流淚

合上信封

深深一吻

想念

有千年之深







分享

上一篇文章

3 篇評論



陳秋白 4小時以前… 繼續

顏雪花Catherine Yen於2009 十月 16 1:30am添加 — 7 篇評論

你睡在那裏 ~一個向我逼來的詞,像光箭,星辰站立其上

(Interior and Palette, oil, by George Braque)



你睡在那裏… 繼續

顏雪花Catherine Yen於2009 十月 14 5:30pm添加 — 6 篇評論

詩的勝利是人類的勝利 (Poetry’s Victory is a Victory of Humanity)



(山中的一束花, oil painting by author… 繼續

顏雪花Catherine Yen於2009 十月 13 3:30pm添加 — 1 篇評論

© 2019   Created by 胡長松.   管理小組

成員徽章  |  報告問題  |  服務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