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文戰線聯盟

十二月 2011 部落格文章 (11)

臉書雜錄 (Salmagundi II in Face Book)

☆倫納德‧伍爾夫 &維琴妮雅‧伍爾夫

 倫納德‧伍爾夫(Leonard Woolf 1880-1969)是英國文人、出版家、社會運動者及記者,是維琴妮雅‧伍爾夫(Virginia Woolf…

繼續

顏雪花Catherine Yen於2011 十二月 26 5:11pm添加 — 無評論

我們,大水之後(After the Flood, We) by Margaret Atwood

我們,大水之後 (Catherine Yen 譯)

 

我們應該是唯一的倖存者

在到處升起的霧中

如同

在樹林裡…

繼續

顏雪花Catherine Yen於2011 十二月 26 4:00pm添加 — 無評論

臉書雜錄 (My Salmagundi in Face Book)

(Daumier, "An Artist", oil on canvas, French, 1870)

 

臉書(Face Book)可以是一個傳遞想法的園地, 將自己的隨筆如salmagundi般集結成「雜錄」,它是即席的、瞬間迸發的、有趣的、多元的心靈記錄:

 

☆我們是否需要花時間去談某些人類的失敗?…

繼續

顏雪花Catherine Yen於2011 十二月 25 12:00am添加 — 無評論

墜入(The Plunge) / 詩 (Poem Poem) by Milton Acorn

這兩天連翻譯了五首加拿大詩人 Milton Acorn的詩, 在張德本的書堆中發現一本"當代加拿大詩人"的詩集, 原先覺得加拿大這樣的地方能生產甚麼傑出的詩人或作家呢? 幸福富裕的地方能激發出感人肺腑的言詞與文字嗎? 後來發現裏頭有Leonard Cohen及 Margaret Atwood的詩, 加上 Eli Mandel寫了一篇精彩絕倫的介紹 (Introduction), 又因為Margaret Atwood幾次被提名諾貝爾文學獎,但未獲獎,引起我的興趣,他們作品美則美矣, 文字新意令人讚賞, 但沒有感動,直到讀及Milton Acorn充滿blood and flesh的詩, "如小鷹在血管中快速行進" 的真切與飽滿意象, 於是我繼續讀下去,也順手翻譯了他的作品.

 

 You Tube: "尋找Milton" (Finding Milton)…

繼續

顏雪花Catherine Yen於2011 十二月 24 12:00am添加 — 無評論

Milton Acorn 詩兩首 ----給太空人的詩 / 非禱詞

給太空人的詩  

 

像一隻被朝陽彩繪的野鴨

以速度模糊了他的翅膀

滑向他心靈震顫所知道唯一的土地

所以人類最真實的家是風…

繼續

顏雪花Catherine Yen於2011 十二月 22 10:43pm添加 — 無評論

林媽利博士談「台灣族群血緣的來源」

ACC南三三很榮幸邀請到林媽利醫師與南三三會友探討「…
繼續

顏雪花Catherine Yen於2011 十二月 20 8:00pm添加 — 無評論

我已嚐到自己的血 I've Tasted My Blood

我已嚐到自己的血 (Catherine Yen)

 

如果這個腦袋被激怒

認為火焰是慾望

鐵槌是拳頭

我已嚐到自己太多的血

以致無法去愛原來出生的樣子

 …

繼續

顏雪花Catherine Yen於2011 十二月 20 5:34pm添加 — 無評論

寫詩

 

 …

繼續

顏雪花Catherine Yen於2011 十二月 19 11:27pm添加 — 無評論

Empty的心靈描寫力

關係"Empty" 這字,Eliot佇〈Burnt Norton〉第一章有驚人的心靈描寫,焦的水池予日頭之液添滿,佇what might have been的可能存在裡,蓮花靜靜對池中升起(生長),咱心的靈視嘛耀佇內面,當一片雲飄過,這片予日光注滿的水池就empty矣:

 

Dry the pool, dry concrete, brown edged,

And the pool was filled with water out of sunlight,

And the lotos rose, quietly, quietly,

The surface glittered out of heart of light,

And they were behind us, reflected in the pool.

Then a cloud passed, and the pool was…

繼續

胡長松於2011 十二月 10 11:00am添加 — 2 篇評論

台語的存在

彼个姑娘 的存在

毋是因為伊的

好額 抑是散

少年 抑是老

躼 抑是矮

巧 抑是戇

 

有時我感覺

我愛的只是伊

無因為啥物

無其他理由…

繼續

胡長松於2011 十二月 1 12:00am添加 — 1 篇評論

按月存檔

2019

2018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

2010

2009

1999

© 2019   Created by 胡長松.   管理小組

成員徽章  |  報告問題  |  服務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