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文戰線聯盟

落著毛毛仔雨的 棑仔頭

一隻一隻 輕輕仔跳曼波的船

彼个身軀勇壯當飽水的少年家

綴著海湧起起落落的板嘹

順勢共厚重的麻袋 幌起li肩胛頭

 

風 吹過少年家的面

帶走的 是汗水

抑是

經過千百年轉世

才見著少年家一面的 彼滴雨水

伊由在這個世間的發落

毋敢對少年家 開

真緊會當閣再相見的 菝仔票

就算按呢

心肝內的向望 猶原是

聽候少年家放工的時陣

和伊的臭汗酸味 鬥陣返去

不再漂浪 不再心酸

檢視次數: 38

意見

您必須是成員才能發表評論!

加入 台文戰線聯盟

© 2022   Created by 胡長松.   管理小組

成員徽章  |  報告問題  |  服務條款